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瑞深的博客

作伪心劳日拙,作德心逸日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顶风也走路呀 逆水也撑船 活在世界上 从来不怕难 做个有心人 意志坚如磐 不管山多高 不管路多险 一直朝前走 步步苦登攀 险峰风光好啊 目标在眼前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真诚说明:头像上100%就是本人。 你认识我吗?若不认识交个朋友好吗?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葵酉本红楼梦】第93回 大厦倾公府逐末路 权势败豪门沦草芥  

2014-08-26 21:56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批语诗:平地波澜起朱楼,风侵庭树一院愁。漫言红颜心窍多,为何造衅多汉夫?


话说众道人听了都往贾家奔来,却远远看见赵姨娘、贾环率大队流寇从那边走来,怕和他们遇见了又是一场恶战,急忙退往隐蔽处沿小道返回道观里去了。且说邢夫人、平儿、黛玉等命人将贾政与史太君、王夫人等相捱埋在祖茔,回来时已是黄昏。黛玉握着帕子哭哭啼啼回潇湘馆来,紫鹃迎出来扶着进了内间,黛玉哭着骂道:狗强盗没有仁心,无端杀死无辜之人。连自己的父亲也要杀死,真是灭绝人伦,天地难容!紫鹃也哭着不知怎么劝慰,忽见春纤哭着跑进来道:不好了,大太太哭昏过去了。紫鹃道:一进门就咋咋唬唬的,没见姑娘正难过着吗?黛玉低眉流泪道:那边自有解劝的人,不用咱们操心,只是这强盗还会再来园子里打杀,咱们的人又敌不过他们,可该怎么是好!紫鹃道:大门已叫小厮们用石头堵住了,外头一时进不来了。春纤仍坐着垂泪不语,半天才道:姑娘,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。紫鹃愕然道:这丫头怎么心事重重的,有什么事就快说吧!春纤哭道:宝二爷已经叫赵姨娘、老三抓走了!黛玉听了,哇的一声从口中喷出血来,肝肠崩裂,哭晕了过去。紫鹃、春纤只是哭叫:姑娘怎么样了?快醒转来罢!忙喊那两个侍女进来服侍。半晌,黛玉才回过气来,手指着门外,推开紫鹃,哭着喊道:宝玉,宝玉!往外头奔来。紫鹃、雪雁和侍女哭着把他拉劝了回来。黛玉坐在炕上呆呆的只是流泪,侍女端来稀粥,拿勺子往嘴边送,他只是把头一扭,眼泪却象断了线的珠子流个不尽。紫鹃不免哭了,道:姑娘总是哭,这眼中到底能有多少泪珠儿,流的人心都碎了。春纤和那两个侍女也哭着劝黛玉多少喝些稀粥。黛玉勉强喝了两口,又咳嗽了起来,拿帕子握住口,用手把碗一推,摇摇头往墙边倒下去了。侍女只得把碗端往一边,紫鹃拿被子往黛玉身上一盖,道:雪雁,姑娘的药煎好了没有?快去端来。雪雁道:我到茶房里看看去。起身往茶房里来。

原来这家中专有配药煎药之人,说起来也是贾家宗族子弟,名唤贾菖贾菱,生性贪顽好赌,正在茶房里追逐嘻闹:一个跳上桌子笑着又跺又叫,象开了锁的猴子;另一个边骂边举凳子去打一个小厮。那小厮禁不起他两个如此聒躁,抱着头慌忙逃窜了,正撞在雪雁身上。雪雁不觉嗔道:作死啊你!又见贾菖贾菱追了出来,忙问道:林姑娘的药煎好了没有?两个不耐烦道:还早着呢!一见那小厮跑远了,都对雪雁吹口哨说些污言秽语,上来推搡捉弄他。雪雁气的哭着跑回来了,见黛玉仍躺着独自流泪不语,因不好告诉他,怕他动怒,只说药没有煎好。紫鹃又等了一会子,亲自去茶房把药端来,服侍黛玉服下,自己也睡去了。黛玉拿着帕子拭泪躺着睡不着,思虑了半夜才朦胧睡去,不知不觉走出园门,身子恍恍荡荡来到城外,看见一座古庙,匾上题着嶽神庙(何莉莉自注:字是繁体字,岳字也,不是狱也。读完全书才知道供的是岳飞。岳飞乃一代忠良,却被赵姨娘、贾环等贼寇占据,可能作者想借此激起读者愤恨,或者另有隐意)。庙里灯烛辉煌,人声鼎沸,不觉迷迷糊糊进去一探,正见庙里挤满了贼寇,更有赵姨娘、贾环在内,正狂笑着说些秽言,不知骂的何人。再一看,见一个贼寇按着宝玉的头要他下跪,宝玉被绳捆着,坚持不跪,被贾环往脸上扇了几个耳刮子,嘴里骂骂咧咧的。黛玉气急了,冲上去推贾环道:狗贼放手,莫打我宝玉!赵姨娘忒斜着眼道:打还是轻的,一会就把他刮了!黛玉闻言大惊,忙跪了下去哭着摇着赵姨娘的腿儿道:姨娘放过宝玉吧!这家里什么都给你了,这个家也全交你们当家了。我只求和宝玉住到乡下去,自种自吃,绝不依靠别人。赵姨娘一脚踢开黛玉道:宝玉必须得死,他活一天这家我们也当个不成!那些下人会说主子还在,不肯容许俺娘俩当家,宝玉死了就没有人多嘴了。说完扒出腰上别的刀子,往宝玉胸口上只一剜,掏出一颗血淋淋的心来。宝玉扑通倒地,向黛玉伸手道:妹妹,我活不成了,快来救我!黛玉吓得魂飞魄散,忙扑上去抱”τ裢纯蓿宝玉,宝玉——”赵姨娘、贾环与众贼都哈哈大笑,黛玉拼命放声大哭。只听见紫鹃叫道:姑娘,姑娘,快醒醒,快醒醒!黛玉不觉哭醒,额头汗涔涔的,身上也尽是虚汗,泣道:宝玉出事了,我要去找他去。忙起身要掀开被子,被紫鹃急忙按住了,道:小心着了风。刚巧那两个侍女披着衣服也起来了,忙叫他们拿来干手巾递给黛玉,要他自己在被窝里擦擦身子。黛玉想着梦中光景,甚是揪心,心想若宝玉真的被贼寇弄死了,那可怎么是好!一时痛定思痛,神魂俱乱,又哭了起来。紫鹃不免伤心坐在他旁边,陪着他坐了一会子,黛玉才躺下睡去了。天色刚明,紫鹃穿衣起来,却见黛玉已经醒来,拥被坐着仍是流泪发怔,额头汗浸浸的,把发鬓弄的湿乱,忙要他再躺一会儿。黛玉道:我不能再躺了,家里还有一大摊子事要做。老爷不在了,就平嫂子、大太太两个也支撑不了,我得为他们分分忧,从今可要勤快着了。于是穿衣起来,带了紫鹃、雪雁到贾赦院里去看望邢夫人。邢夫人一夜没有睡好,云鬓散乱,目光呆呆的坐着也不梳洗,脸上犹有泪渍,嫣红、翠云端来一盆水要他洗漱。邢夫人勉强起身去拿手巾,却见黛玉进来,忙叫他坐好了。忽然小丫头来报,只见平儿进来,也满脸倦容,比往昔憔悴了些。邢夫人哭道:家里就咱们三个支撑门庭了,昨儿死了那么多人。强盗还是会来,虽说园门已堵上石头,可也保不了一世,咱们婆姨家的怎能跟那些大男人似的,会带兵打仗?我一见了血就头晕,昨儿也晕了好几回。平儿道:家里有大半奴才不肯出力和强盗对仗,也使不动,还有一干人嚷嚷着要回老家。可恨玉钏儿昨儿煽动几个奴才加入贼帮,叫我痛骂了一回,他还不服。黛玉愤然道:你咋不打他几个嘴巴子,如今家里人心思动,再叫这些人乱嚼嚼松动了,咱们还有什么指望?正说着,只见李纨、李婶、李绮、李纹、林之孝、周瑞等一大群人进来了,邢夫人忙命他们坐了。邢夫人道:家里实在不好,那几个子弟又手无缚鸡之力,还得众人帮着才好。林总管带一干奴仆守着园子正门,周总管带人守着后门。另每个主子派二十个小厮护着,其他几处角门也派人守着,都令他们时时看紧了点。于是吩咐出去,大家忙开了。黛玉由紫鹃、雪雁陪着往潇湘馆来,忽在园中见一群小厮正围着不知做些什么。走过去一瞧,乃是贾菖、贾菱正口吐秽语用脚去踹一个小厮的脸,不觉大怒,走过去道:住手!你们这是干什么,他犯了什么事要这样踢他?贾菖道:也没有什么,我看他不顺眼,他又不肯听我的,他欠打!黛玉见那小厮脸都踢肿了,认出是贾政那边的小厮,一向忠厚老实,不敢惹什么事,便知这些小厮欺负他软弱罢了,喝道:你们没有一个是男子汉大丈夫,连女人都不如!(批语:此话不解,且听他说。)贾菖道:我们不是男人,难道他这个熊包是男人?被人欺负了还不敢还手。黛玉斥道:我倒问问你什么才是男人,男人心胸宽豁,大肚能容,象你这样为了一句话一点鸡毛大的事就打了起来,这能算是心胸宽阔吗,这是心胸狭窄,比女人尤甚!贾菱插话道:姑娘这话就不对了,男人不凶猛点怎么能御敌打仗呢?男人坏点、心肠狠些才敢打敢拼。(批语:世上所有男人皆是这么想的,何错之有!)黛玉道:可是狗屁理论!照你这样说,坏人才勇敢了,正直的人都下不了手是不是?我今儿就告诉你,正直的人不会为了一点小事去打闹。如果别人有了危难,正直的人才会不忍心见其遭罪而挺身而出。坏人没有良心,怎么会怜悯别人而出手相救?(批语:倒是头一次听说,颦卿不知得罪多少看官,只把世上所有男子批倒。——松斋)贾菖冷笑道:姑娘不是男人就别妄加评论。黛玉道:成日没少见你们口中骂爹骂娘的,好象男人嘴里不干不净才显出男儿气概,却不知邪是渐渐滋生,盛极则危,一旦收个不住,岂不学坏?(批语:颦卿谬论多矣。可叹!)贾菖听了气不忿,掉头要走,被黛玉挡住道:打了人岂能随便走了,给我站住了!恰好林之孝带二十个奴才走来,问是怎么了。黛玉因素恨这些臭男人,命都站定了,叫众人每人打十个嘴巴子(批语:世上所有男人原来都是臭男人。颦卿既然恨男人,也该想着坏人一时也可一用。到末了只作奖赏,不令其有势力掌权不就是了?何必一概抹倒?错!错!此乃颦卿一生大误矣。——松斋)林之孝便让人每人扇了十个嘴巴子才罢。贾菖、贾菱平时都是欺负别人,从没有被人当面羞辱过,不觉恼羞成怒,指着黛玉道:你厉害,我们走。(原来真的心胸狭窄生气了,不是男人!)黛玉又让林之孝他们去那边忙着去,自己又来到议事厅。原来黛玉因家中遭了劫难,宝玉又被掠走,惊慌失措,又无计可施,心中愤恨,无从排解,就拿贾菖、贾菱发泄一番。又想着园子里有大半人不肯听命抵御强人,不免焦虑成疾,激起一腔忿怨,命林之孝家的把那二百多人叫来,他好训话。林之孝家的道:既然他们要走,就都叫他们走了吧,何必强求得罪人。黛玉道:贪生怕死不是君子,君子面对重重险恶而不胆怯后退才是行有尚矣,就似流水所经之处不论坎坷险阻皆浩浩通过,岂能为了求生而耻为逃兵?人谁不死,子曰: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活着不明白事理,也是个瞎子!(批语:颦卿一番高论令人汗颜,吾皆不如。服则服矣,是爱不起来。)林之孝家的听他激昂快语,也不大听懂,知道他是急了才说出这些言论,却不象闺阁作风,乃笑道:就依姑娘所说,立等叫了人来。黛玉坐着等候,心里却似辘轳乱转,思道:我今日竟如此放的开,皆是强人逼的,可是猫急了还搂一爪子不是?不觉掉下泪来。

话说那二百多人陆陆续续过来,都被黛玉骂了一顿,都不免怀怨道:姑娘说话甚是刻薄,你解释一句,他就回上十句二十句,叫人颜面丢尽。都有些气不忿。黛玉牵挂着宝玉生死,又指派几个小厮偷偷到城里打听宝玉下落。这几个小厮出了园门,见街道上冷冷清清,关门闭户的,都道:上那里去找得到?找到了怕是会被强贼杀掉。还是逃命去吧!乃沿着小径逃往别处去了。话说黛玉在议事厅说的唇干舌燥,见日正当午,便叫众奴仆散了,自觉身子酸麻,叫紫鹃、雪雁陪着,便往潇湘馆来。且说邢夫人带了二十个小厮要赶往议事厅,忽见园子里一片乱嚷,众丫鬟婆子哭着乱跑,一见了邢夫人,都站住急忙道:太太快躲起来啊,强盗从东南(改为西南)角门闯进来了。说完慌不择路逃往林子里去了。邢夫人也唬了一跳,忙叫众小厮带着往沁芳桥跑,偏偏和一群道人打了个照面,众小厮呵斥道:你们这些求仙访道的不在道观里待着,跑这园子里做甚?还不退了回去!柳湘莲冷笑道:我早说过,这家里除了门口的两个石狮子干净,其余的都不干净了。兄弟们,快把他们都杀了,老大重重有赏!夫人见众道人都持刀拿剑的,气的浑身哆嗦道:道士也做了强盗来抢劫了,真真老天不长眼,生出这么多畜生孽障!众道人呐喊着冲了上来,和那二十个小厮拼作一团。邢夫人急忙奔窜,被几个道人拦住,持刀要砍。邢夫人瞪着他们冲上去要掐某个人的脖子,被后面的道人一刀劈倒在地。邢夫人在地上翻了几个滚,仍骂不绝口,终久死去。可怜邢夫人一生好强倔犟,竟残死贼手,死不闭目,怒瞪着苍天。(批语:读至此不觉泪如雨下,愤而赋诗一首云:霓旌血污添新魂,官高衰歇何足论。胡虏未灭古人空,家破吞声谁申恨?)这二十个小厮那是道人对手,都跪着磕头如捣,俱被一一砍死。忽那边又呐喊奔来百名流寇,都与道人笑着招手,柳湘莲笑道:咱们的人都来齐了,这家我以往曾多次拜访,地形颇熟,都跟我往那边去找人。于是大手一挥,众贼寇如飞蚊般往荣府而来。忽见贾琮带二百奴仆持刀大喊着奔了过来,林之孝、周瑞也挥着大刀夹在众人之中,又是一番混战。双方死伤甚众,林之孝也被众贼包围,周瑞慌忙来救,皆被砍死在地。贾琮见力不敌众,急忙往西边撤退。众贼边追边追逐园中丫鬟小姐。李婶哭着四处寻找两个女儿,却见李绮被两个道人推来推去,哭着上去和道人撕作一团,被道人用剑刺死。李绮将头往道人身上撞去,也被一剑刺死,胸口喷出热血溅了一脸。有三个道人见李纹美貌,笑着追来欲行侮辱,李纹跑到湖边,投到水里,不一会儿就沉了下去,湖上只荡开几个圆圈。贾琮领家奴跑入南院房内,把门关紧了,众贼寇在外面放火烧屋,那火顺着风势熊熊燃烧起来,不大会儿就见贾琮头面乌黑跑了出来,后面跟着众子弟奴仆都捂着口咳嗽不止。道人上来又是乱砍,又有几个奴才丧命。贾琮见院外站满了强盗,慌忙退到后门,撞开门跑了出去。众强贼正在搜寻园子,忽见玉钏领二三十个丫鬟小厮跑来,正要挥刀迎上,忽听玉钏喊道:莫要动手,我们是来投奔的。众贼笑着接纳,玉钏便告诉他们园里的情形。

话说傻大姐见邢夫人被砍死,吓的跑到潇湘馆哭道:宝二奶奶,不好了,强盗闯进园里杀人了。黛玉正拿着帕子哭啼,听罢惊的站起奔到门外往那边观望,却见浓烟滚滚,吓的哭喊:紫鹃,快去叫平嫂子把家人都召集起来抵御强盗!紫鹃、雪雁慌忙应了去园中叫人。不多时,贾敕,贾效,贾敦,贾衍,贾珖,贾璎,贾琛,贾璘,贾蓁,贾萍,贾藻,贾蘅,贾芬,贾芳、贾荇,贾芷都带了众奴仆往园中奔去,与贼寇拼杀了起来。黛玉在潇湘馆由二十个小厮护着等候消息。约半个时辰过后,听小厮来报,说从东南(改为西南)角门闯入赵姨娘、贾环、钱槐的队伍和道人干上了,贾环分散一队人往园子里别处搜查财物,又杀死几个丫鬟小厮。黛玉见家败人微,众家人被强盗当作草芥任意作践,大哭。紫鹃见他这几日身心疲惫,面容枯瘦,眼儿肿的老高,也哭了起来。钱槐以前被主子训过几回,说他聚赌小窃,怀怨久深,今日得大展拳脚,庆幸可以报仇,逮住贾蓁,贾萍,一番踢打痛骂,好不快意欣然;又百般侮辱折磨二人,贾蓁,贾萍禁不住他的虐待,哭着讨饶。钱槐道:皇帝年年坐,今年到我家。你们当初多么猖狂,竟也有今日。哈哈,真乃天助我也。仍虐打不止。赵姨娘过来拦道:他两个都已经死了,不必打了,往湖里一扔了事。钱槐便笑着命人将贾蓁,贾萍投掷湖中,只听扑通一声,蓁、萍沉入湖中不见了。赵姨娘忽见那边有众多府中丫鬟、小厮提水救火,要过去乱杀,被钱槐劝住了,不解,问道:钱兄弟莫非动了恻隐之心?钱槐冷笑道:非也,园中着了火,蔓延各处,财宝就得不到了。等他们扑灭了火,再把他们斩了不迟。赵姨娘、贾环都拍着他的肩膀夸他聪明,钱槐心中甚为畅快,也哈哈笑了起来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