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瑞深的博客

作伪心劳日拙,作德心逸日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顶风也走路呀 逆水也撑船 活在世界上 从来不怕难 做个有心人 意志坚如磐 不管山多高 不管路多险 一直朝前走 步步苦登攀 险峰风光好啊 目标在眼前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真诚说明:头像上100%就是本人。 你认识我吗?若不认识交个朋友好吗?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葵酉本红楼梦】第86回 挑正庶风月断佳偶 祭祖祠清明泣远嫁  

2014-08-26 17:09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话说贾政、宝玉听林之孝家的说妙玉已经走了,甚感意外,都呆住了。林之孝家的问贾政意否派人去找。贾政叹道:不必了,强求亦是无益。让他去吧!倒象是咱逼迫他似的,反为不妥。因令宝玉仍回去读书,以后再提。宝玉答应一声去了。谁料近几年大旱不雨,蝗灾肆虐。东北望海上三千里有一岛国,屡屡滋事侵犯海疆,意图不良。坎方有戎羌入侵,坤方有流寇造反。有坎方痘疹等瘴疫流传,平民死亡愈万。贾赦被派往坤方听令,贾政都被天子召集前往海疆监督防御工事。平安州亦有流贼作反,节度使命贾琏前去应奉公事,故一连数月未归。不觉冬去春来,展眼又是春日二月。赵姨娘见王夫人病故后,贾政无心要他当家,有事也只找周姨娘、凤姐等,不觉动了气,趁贾政不在家,便要兴风作浪,却被邢夫人、凤姐等弹压了下去,不免怀恨在心,时时在下人面前说邢夫人、凤姐的坏话。那些下人因往日被凤姐管的严了,都有些怀怨,故都和赵姨娘串通一气,意图滋事。这日赵姨娘因月钱减了一半正和几个媳妇婆子埋怨,忽听丫鬟说这园子初盖时总管赖大,来升等贪了不少钱,便要找邢夫人告状。邢夫人正在家中安坐,忽见赵姨娘领一干媳妇婆子赶来,说总管赖大自己家的园子气派奢华的很,定是私吞了不少赃银,要邢夫人查查。还说宁府的总管来升及俞禄张财家的都私设了小金库,连赵嬷嬷的两个儿子赵天梁,赵天栋都动了盖园子的钱,要邢夫人再查查府里帐目。邢夫人听罢沉吟片刻道:好了,我已知晓了,你们先回去吧,以后会查。赵姨娘道:何必又等以后,何不现在就查?太太指示我们去查,我们腿儿跑勤点几天就能查清楚。夫人怪道:急什么,你们别得意,你们做的事就干干净净,谁信?这会子催着去查,不过是混人眼目罢了。会查明白的,尤其琏二媳妇也不一定脱了干系,都走吧!一进门大呼小喝的,还把主子放不放在眼里!赵姨娘还要说,被两个婆子暗暗从后面拉了拉衣角,才不吭声了。赵姨娘一干人走后,邢夫人对嫣红、翠云笑道:说归说,真要查起来,牵一动万,这家里有几个没有干系的?得罪人还是轻的,只怕要抓起来,家里都要抓完了,那还了得?以后他们再来闹,就说在查着呢。不过拿一个作筏子堵住他们的嘴罢了。琏二媳妇以往得罪的人多,只把他查清楚了。那些下人遂了心,必拍手称快,可能不再管别人的事也未可知。嫣红、翠云都答应了不语。赵姨娘领一干媳妇婆子往园子里来。忽见茗烟在和扫红、锄药、伴鹤在争什么东西,便过去问道:这几个猴崽子敢是偷了什么,在分赃不成?茗烟四个都笑道:那有的事,大老爷老爷已回来了,带回来不少玩意儿,我们四个分分罢了。赵姨娘诧异道:老爷回来了?我们怎么不知道?于是都往各房来。赵姨娘来到贾政书房,恰见贾政歪在椅子上闭目养神,面容枯衰,鬓发花白,比往昔更苍老憔悴了些,便笑道:给老爷请安。贾政皱眉发躁摆摆手道:你出去吧,我烦着呢,有事找大太太去。赵姨娘知趣出去了。不一会儿,贾琏贾珍进来。贾政请他们坐了,说了些在海疆的事情,竟老泪纵横哭了起来,贾琏贾珍慌了,忙发语解劝。贾琏贾珍也止不住掉泪。因见贾政有些乏了,朦胧似要睡去,忙叫来丫头扶贾政安歇,一时小丫头进来服侍不提。

贾琏回到家里,只见小丫头进来对他道:方才官媒婆朱大娘来了。我回了他奶奶昨儿没睡好,在里面睡着。他往大太太那里去了。凤姐迎出来道:那朱嫂子腿儿也快跑断了!因有什么陈大人家的来和咱们联姻,所以他这两日天天弄个帖子跑来跑去的。" 平儿过来为贾琏脱了外衣,见他面上似有泪痕,乃好奇歪着头瞧了半天。凤姐笑道:你不认识他,趴脸上仔细瞧瞧。平儿笑道:二爷这是受了谁的气了,淌眼抹泪的!凤姐惊讶道:哦,我倒要瞧瞧。起身凑近了瞧。贾琏道:刚从老爷那儿过来,听他讲的打败仗的事心里受不住就掉了泪。平儿、凤姐都敛住笑道:也听说了,怎么会败成那样!朝廷多派点兵就是了。贾琏道:朝廷也不好做,有好几路子人马来侵。又有瘴疫,又有旱灾,又有蝗灾,都忙的焦头烂额了!凤姐道:我但凡是个男人,就带兵打他娘的贼寇。老娘可不是谁想欺负就欺负的。贾琏笑道:不是男人也可以带兵啊,前些时候有个战死的林四娘不就是裙钗吗?凤姐道:那也得朝廷任用我啊!于是笑着收住话题又谈起求亲的事来。贾琏道:戚将军的公子要求娶三妹妹,你帮着说说去,明天戚公子来咱家做客,也是看看三妹妹的意思,到时候你把三妹妹叫来,和他见个面。凤姐笑道:不用你操心了,探丫头的事我包了。丫头端上饭来都洗了手吃饭,不在话下。凤姐吃罢中饭赶往秋爽斋来看望探春,先和他说了些家常话,又提起宫中的事来。探春谈及海疆战事,止不住愤而掉下泪来,道:太惨了,与海寇打了也有几个月了。死的人都堆成了山,没有粮食,就吃死去的人。末了城里将士平民只剩几百人,却无一兵投降,都殉国了。咱们的将士没有软骨头的,还有个神威将军被俘了也决不求饶,绝食自杀。可是咱们还是一败涂地!不觉放声大哭。凤姐怕他伤心,忙劝住了,又说起戚建辉公子明天来家做客,要他去见见。探春知道戚公子是为他所来,道:天下不宁,我却耽于儿女私情,不能为朝廷分忧,实在惭愧。凤姐道:自有操心的人,不用咱们多虑。女儿家迟早要出门子,三妹妹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,不用我教都该知道怎么做了。探春道:明儿我去和他见面,你不用教我。四妹妹的亲事怎么办,有人提吗?凤姐道:他固执的很,谁提他跟谁恼_sina_#8221_word__鸸芩耍杂卸老爷去找他。于是叫侍书、翠墨到他那里领几件新衣裳,叫探春明儿穿了去见戚公子。侍书、翠墨笑呵呵去了。凤姐也告辞走了,探春送出门外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侍书起来服侍,见探春已起来要往外走,问:姑娘去那里?探春道:我出去走走。乃信步往园子里来。却见园中雾满天,露铺地,晨风起,林间鸟语,晓来谁绣芳园丽?原是春风意。探春站在杏花树下,看那花儿开的正艳,摘了一朵放在鼻尖嗅嗅。忽见凤姐远远走来,便知是来找自己的,怕凤姐笑他起的早,沉不住气,忙穿花度柳抄近路回秋爽斋了。凤姐来到秋爽斋,帮探春梳理打扮,又给他穿上新衣裳,拿了铜镜给他照着,探春羞红了脸道:丑死了,凤姐姐快拿开,别照了。凤姐道:这叫丑?只怕是千里也挑不出一个来,上那儿再去找这么俊的小姐去?又会写,又会治家,谁娶了谁有福气!探春要他别说了。侍书、翠墨都笑道:姑娘一向严厉的很,从来没见过他也会害臊。探春道:这两个丫头敢是外头来的,想作反了,敢笑话起主子来了。伸手要去打他两个,侍书、翠墨左右躲闪,笑个不住。因不知戚建辉公子多时要来,凤姐陪他等着。又过了半个时辰,丰儿过来告诉说:二爷要我带个话,说家里来客了,要二奶奶回去,还要三姑娘也跟着去。凤姐道:我还以为不来了呢,架子这么大。便陪着探春往宁府里来。一路上探春羞的捂嘴笑着要退回去,被凤姐硬架着胳膊过来了,一径来家。刚至院门,就听见屋内有谈笑声,却是贾琏的声音。探春被凤姐扶着一步走不了几寸慢慢进屋来,抬眼轻轻一瞧,只见贾琏和一个公子正站着评议墙上的一幅画。那公子锦衣纨衫,容貌风流俊朗,体格魁伟潇洒,一身英气,满脸自得,一回头见探春来了,不觉看的呆了。凤姐笑道:琏二爷,老爷找你。贾琏会意,同凤姐走了出去。戚建辉便请探春坐下,探春开始羞怯不语,待说了几句话,觉话题投机,竟放开了些,两个高谈阔论起来。戚建辉喜探春快人快语,刚中有柔。探春喜他大方洒脱,不拘小节,大有相见恨晚之感。凤姐偷偷和侍书往窗子里一望,正见他两个似是老友重逢一般无拘无束谈笑着,不觉含笑退了回来,回头对侍书说:有门,这回放心了。贾琏正在树边候着,问凤姐屋里怎样了,凤姐说:他两个倒是已认识了七八年似的,聊的好不热闹!贾琏笑道:那敢情好,恭喜三妹妹了。忽见戚建辉同探春走了出来,对他二人道:屋子里太闷,想到园子里走走。贾琏,凤姐都笑道:那就走一走,看一看。戚建辉同探春边走边观赏园中景致。只见春色无边,花开正红,仙降绯雾化桃林,蝶舞香风羡新侣。更喜僻坡有绮丽,却见幽经遍旖旎,赤橙黄绿全用尽,不画春色一点奇。两个渐渐往园子深处去了。凤姐、贾琏、侍书、翠墨远远看着,都笑着要返回。忽见赵姨娘从那边来了。凤姐皱眉道:他又来做什么,成日胡说八道的!见了他闺女,不知又要说什么掉底子话,坏了好事!乃迎头赶上道:你闺女往那边去了。你别跟着去了,不合适。赵姨娘道:我这个丫头在家忒瞧不起我。我还算是个娘,姑娘是要高飞的人了,我养了他一场,想瞧瞧姑爷都不成?竟比他的丫头还不济了!凤姐挡着不让过去。赵姨娘恼了,说:怪了,我又不是虎狼,不过是过去看看,怎么不行?硬是推开凤姐往那边去了。凤姐贾琏见他也远远的看不见了,只得返回宁府。因吃了中饭,不知那边怎样,便派平儿过去问一问。平儿去了多时回来道:真真是个败门星!赵姨娘混帐老婆多嘴犯舌的,戚公子已经回去了,说三姑娘是妾生女儿,门不当户不对,已经走了。凤姐听了不觉气的怔住了,骂道:人家都盼自己家旺业旺,儿女有个好结果。他却时时生事,搅的宅院不宁,连自己女儿的好姻缘都胡沁乱嚼倒腾坏了!我去他那里,我骂不死他!平儿忙劝道:奶奶别和他一般见识。何必得罪小人,弄得白吵一场,也是无益。凤姐又问探春怎样,平儿道:三姑娘委屈的什么人似的,趴屋里只是哭。凤姐起身要去看看。贾琏进来道:我也听见了,也不全怪赵姨娘。戚公子自己挑挑拣拣的,早晚都得把事情说破,戚公子也是个傻子,探丫头论才貌论能力不让须眉,他是打错了算盘了,以后我看他还上那里找更好的去!凤姐道:人人一提是小老婆生的,好象就龌龊了一大截子,唉,不提了,只怪探丫头生错了地方,生不逢时。自去秋爽斋安慰探春不提。

话说贾政在家歇息.因海疆战败堵心塞喉,一应大小事务一概懒的过问,都交与邢夫人和凤姐,周姨娘去打理,他自己只是躺着唉声叹气,大门也不迈出一步。宝玉也从别处获知朝廷与海贼打仗大败,似被人抽去七魂八魄一般,成日也落泪叹个不住,麝月劝他看书,他瞪着眼把书一扔道:还有心思看这些混帐书本,外面都乱的快到了末世了,朝廷失守惊慌无措,以后还不知怎样呢,只怕不妙。真真气杀人也!说完大哭。麝月不语叹了一口气道:以后会怎样,也未可知,我也不劝你了,二爷自己小心点,别让老爷撞见了,时时也摆个样子。便出去了。却说林黛玉因见宝玉郁闷总不出门,也不思着在一处说说话儿。这日饭后看了些诗词,自觉无趣,便往怡红院去看看宝玉。只见麝月在回廊上搭衣裳,听见房内有叹息声,又见麝月道:都在里面呢,来了好几个。黛玉进去一看,原来李宫裁、平儿、鸳鸯、探春都在这里。一见他进来都道:林姑娘从那里来?林黛玉笑道:怎么都愁眉不展的。宝玉含泪道:妹妹竟不知道,出大事情了。黛玉愕然坐下道:又打败了吗?宝玉泣道:可不是,圣上打不过人家就派人谈条件,说只要与海寇联了姻,就是亲戚了。仗保准打不起来了。平儿道:圣上竟出这样点子,要南安郡王的女儿和亲。南安郡王比咱有势力,怕自己女儿嫁到那里吃苦,就要到咱家找人顶替。黛玉道:这就奇了,咱家又不是他家,怎么可以顶替?李纨道:南安太妃已经来了,说要认三姑娘为干女儿,替他闺女和亲呢。黛玉听了不觉吃惊道:竟有此理!宝玉趴桌子上大哭。李纨、平儿忙劝个不住。探春低头半日才抬头道:不依也不能,只能顺着他们。说完那泪珠儿早流了一地。黛玉道:这皇帝也太没能力了,叫人欺负到家门口来了。还要和颜悦色讨好他们说和亲,真昏了头了!探春忙握住他的口说:快别说了,这话不好听,仔细外头听见。黛玉低了头不言语了。正说着,忽见邢夫人的丫头进来道:大太太叫三姑娘去他那里。我找了半天原来都在这里。探春闻言起身道:各位先坐着,我去去就来。众人看他去了又都回来坐着。探春来到邢夫人处,见来了不少宫里的人都在外面候着,便低头不语进了房间。只见南安太妃一边端杯子吃茶一边同邢夫人、贾赦、贾政叙着。一转头见探春进来了,忙过来拉住手道:好闺女,越发出挑了,快坐干娘这儿。探春笑着坐他旁边,被他搂着肩膀,亲亲热热的。林之孝赖大家的带领众媳妇都在门外请外面的人到那边吃饭。周瑞家的带领几个丫鬟从围屏后面出来上菜上酒。贾赦,贾政忙笑着要南安太妃举筷,南安太妃夹了菜往探春嘴里喂。探春笑着推让。南安太妃因问宝玉、黛玉、李纨等怎么不来,贾政笑道:他们都吃过了。南安太妃便不提了。吃了饭,南安太妃在园中略逛了逛,夫人、贾赦、贾政、探春一路陪着。南安太妃道:实在仓促的很!这两天别让探春四处走了。明天会来人给探春打扮一天,后天便是启程之日。由水路直接送往岛国就行了。夫人、贾赦、贾政都答应着。南安太妃说身上不快,贾政等忙安排丫鬟服侍他往嘉荫堂去歇息了。探春回到秋爽斋,见围了一屋子的人,因知道从此不能见了,这两日都聚着陪他。探春忍悲含泪陪大家说说笑笑了一天,晚上也不想睡,又和凤姐、黛玉、宝玉、李纨、平儿等吃酒聊到半夜才散了。天一明就有宫里的侍女来给探春穿衣打扮,外人不得进入。

清明那天一早,探春独自在屋里吃闷酒。虽有侍女劝解,都被他推开了,说:不醉不能启程。侍女只得依他。探春不觉喝醉。宝玉来看过一回,探春要他把以往大家做的诗词都抄录下来,他一并带着留个念想。宝玉拭泪收集了给他。探春捧着稿子道:我在那异地也好看看想想大家。说完又忍不住哭了。宝玉哭着回去了。探春穿着新娘装要逛逛园子,说以后再没有机会逛了,顺便祭祭祠堂。南安太妃因见过了中午才有人来,便允许他去祭祭祠堂。贾赦、贾政、贾珍、贾琏刚祭祀了祖宗祠堂,见探春一身嫁衣进去了,忙命奴才在外候着。探春一进祠堂,看见祖宗的牌位,兼有贾母、王夫人在内,不觉放声大哭,扑在贾母灵位上道:老太太,孙女来看你了。孙女不才,不能复兴家业,自己还要远走他乡,难有回乡之日。如今这里没人,我也斗胆说一句,咱这一家子都被那些不孝子孙败坏了。他们日日斗鸡走狗,奢侈浮华,把家里都折腾穷了。我做孙女的又不能劝着,我心里苦啊!如今老天不开眼,连草根子都快吃尽了,圣上也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。眼看就要到了末世了,天灾重重,争战不休。那些昏庸之辈就晓得陪上笑脸和亲,把个家国也败了!说完哭的更凶了,又扑到王夫人牌位上泣道:太太,你死的太早了!以后这园子就是那些狗豸之徒的天下了,我为园子一大哭!正哭着,外面进来几个侍女把他请出去了,说:姑娘别哭坏了身体才好。探春便往园子里来。只见有两个儿童在台阶上放风筝,苦笑道:放的好,风筝断了就一去不回了,放风筝,放纷争,风筝是放走了,可纷争却怎么总是没有穷尽了呢?不觉泪如滂沱。探春还要喝酒,远远看见挑着一个杏帘,便磕磕撞撞走着口中念道:古人写的好啊,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,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。恰见路旁真有一群儿童,便问他们那里有卖酒的。那些儿童因听人说今日园子里热闹,都出来顽,见探春打扮的花枝一样,喝的东倒西歪,都拍手笑道:这里有个新嫁娘喝醉了,都来看哦!把探春围在中间。探春愤而推开群童,往稻香村去了。李纨迎了出来,将他接住又送这边来。过了中午,宫里来人把探春接到渡口,江上停着一艘大船。船上乘满了宫女奴才,贾家倾巢而出为探春送行,个个面上有悲伤之色。探春见父亲哭的站立不稳,由宝玉扶着,怕他哭伤了身体,忙劝父亲保重,说:父亲不必伤悲,自古以来做官的都是命运无常,穷通皆有前定,非人力而为,分离聚散皆是缘分。赵姨娘也哭着上去送行,说:闺女,你走了我可想的慌了。探春道:母亲别哭,这都是我们今生无缘,从此我们天各一方。保重!乃向众人挥手踏上大船。贾家都哭做一团,侍书想到往日情景,早哭的晕倒在地。翠墨将他扶起。宝玉流泪望着大船怒着要上前评理,凤姐见他失控,忙拉住了。探春望着茫茫大海,想到此一去有三千路途,风风雨雨必是颠簸辛苦,更兼骨肉家园从此抛开不见,坐在船上不住哭泣。船越发行远了,贾家一门犹站在岸上目送,个个心如刀搅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