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瑞深的博客

作伪心劳日拙,作德心逸日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顶风也走路呀 逆水也撑船 活在世界上 从来不怕难 做个有心人 意志坚如磐 不管山多高 不管路多险 一直朝前走 步步苦登攀 险峰风光好啊 目标在眼前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真诚说明:头像上100%就是本人。 你认识我吗?若不认识交个朋友好吗?

网易考拉推荐

[葵酉本红楼梦]第89回 有情人欣遇赏心事 不良妾专煞良辰景  

2014-08-26 17:35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话说贾琏看了官媒婆拿来的几个庚帖,因不甚满意,便扔到一边。平儿笑道:二爷看看怎么又放下了?这几家也算是名门,配给姐儿亦属门庭登对——”还未说完,被贾琏打断说:不用你罗嗦我自有主张,你去忙你的去吧。平儿散去不提。贾琏便往贾政书房来,正见邢夫人跟贾政坐着谈聊,一见他进来了,都道:你坐下,有事给你说。贾琏坐了,贾政道:如今凤儿也不在了,家里就靠你和西府里操持了。元春娘娘前儿忽打发小太监送来信儿一封,说他在宫里事务繁杂,今年恐不能回家省亲了,又牵挂着宝玉大了,要家里赶紧给宝玉娶个媳妇,不可一拖再拖。故和你们商议,不如本月就把婚事办了。时值春二月,正是万物复兴之时,气象更新,宝玉成家后也可从头开始,勤勉发愤,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。虽说功课进益不大,但文章也都做上来了。娘娘这样疼宝玉,毕竟要他有些实学,日后可以混得功名,才不辜负了娘娘的一片苦心。我想着宝玉和黛玉从小儿一同长大,也算青梅竹马,情投意合,又门当户对,亲上加亲,实属难得。琏儿看着如何?贾琏笑道:我没有二话。夫人道:虽说家里没以前殷实了,可婚姻大事不可草率敷衍了事。这一切礼仪事宜皆交与你办了。想来往昔都是凤丫头办的,他时时忙碌着咱也省些心,可如今他不在了,就靠你多操些心了。不觉眼圈湿润了,又道:咱是不是对凤丫头太毒了些呢?如今后悔也迟了。贾琏也不禁掉下泪来,半日也不言语。贾政也颇为伤感,忙道:去吧,全交给你了。贾琏起身告辞。邢夫人又说了一会儿话也起身走了。贾政犹在沉思,忽见赵姨娘进来道:我特向老爷报个喜讯。贾政见他来了,冷冷的道:我没工夫听你胡扯,你走吧。我要歪一会儿去。赵姨娘笑道:怎么是胡扯呢?老爷听了一定高兴。贾政道:那就快说,我听着呢。赵姨娘笑道:宝玉大了,该娶媳妇了,马道婆有个亲戚,他家有个好女儿,长的又俊又巧,又会绣又会织的——”未及说完,被贾政喝断道:甭说了,快出去吧。我已经把黛玉许给宝玉了,以后别乱说亲了。那家既然这么好,就说给环儿吧!环儿不成器,谁家的女孩嫁给他都是遭罪,你也多管着环儿。不是我说你,功课不好也就罢了,怎么你还把他往邪道上引,交些的都是什么狐朋狗友!赵姨娘道:这有什么,谁没有几个朋友?老爷管的也太宽了。依我说,宝玉跟林丫头不合适。林丫头什么规矩都不懂,就会见一个骂一个,只怕将来会出事。贾政道:还胡说,出去!这可由不得你。赵姨娘赌气出去了。


且说黛玉在房里翻看诗书,忽听院里笑语一片,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响,进来几个人,乃是李纨、平儿、林之孝家的、周瑞家的和几个丫鬟,都对黛玉笑道:恭喜新二奶奶,恭喜家里又多了个新主子。黛玉不觉红了脸道:婶子大娘们又取笑了,此话不可乱说。周瑞家的笑道:不是乱说。老爷告诉我们了,说本月就把喜事办了,叫我们服侍操些心。我们奉命前来告诉姑娘一声,以后由这几个丫鬟负责姑娘的穿衣打扮了。这做新娘可不能马马虎虎,从今儿起,姑娘可要听我们安排着了。黛玉低头扭过身去,笑着不语。周瑞家的笑道:姑娘还害羞了呢。众人都笑了起来。林之孝家的笑道:你们都来瞧瞧,怪不得人人都说这林姑娘和宝二爷是一对儿,原来真是天仙似的。这样好模样儿,又会写,又会说的,打着灯笼都没处找去!大家都笑道:可不是,宝二爷可有福了。紫鹃、雪雁也从屋里出来笑道:我们盼什么似的盼到今日,倒要好好乐一乐。大家把黛玉围着,咭咭呱呱笑个不住。那几个丫鬟笑道:林二奶奶日后当了家,不要管的太严了才好,也照顾着奴才们点。李纨笑道:什么林二奶奶的,既然嫁给宝二爷,日后就称宝二奶奶才是,就象那府里称呼的琏二奶奶,蓉大奶奶、珍大嫂子,怎么就没有人叫凤二奶奶呢?紫鹃、雪雁和那几个丫鬟都弯腰道个万福,笑道:给宝二奶奶请安。黛玉捂着脸笑着,用手推道:快干活去吧,又多嘴了。李纨笑道:宝二奶奶已经开始当家了,要你们去干活呢!紫鹃等都笑道:这几天也没什么活,就是给新娘打扮打扮。姑娘快坐下,我们可是要干活了。平儿笑道:快按住了,别让他跑了。一时众人都来按着黛玉坐下。黛玉笑着扎挣着道:饶了我吧,我不跑。忽听门外有人说:林姑娘在吗?众人松手回头一看,原来是赵姨娘,都怔住了。平儿怕他混搅乱说,跟林之孝家的、周瑞家的使个眼色,忙推着他往外走,都说:姨娘正巧来了,我们正找姨娘有事呢!快跟我们到那边好好说。赵姨娘挣挫着说:我来看看姑娘,干嘛又拉我,都快松开了!平儿、林之孝家的、周瑞家的不容他解释硬是推推赶赶的到门外去了。紫鹃等仍和黛玉说笑。赵姨娘被周瑞家的等拉到园子里,说了些家常琐事,不觉已是黄昏,便要回去,周瑞家的等也散了。

且说宝玉被贾政叫到书房,告诉他说本月将他和黛玉的婚事办了。宝玉欣喜若狂,犹不信似的连问三四遍,贾政笑道:这回不哄你,四五天后就办了。宝玉飞也似的要去告诉黛玉,被贾政走出门喊回来道:不到拜堂不要见新娘。要懂规矩!宝玉只得煞住脚,又往园子里来,心中喜悦,看什么都似有情,但见:

芳兰幽芷,东风细细,翠阴庭树小廊静;满树幽香,柳丝万缕,娇莺清婉传香径;数点红英,双燕归来,春风轻揭帘栊;春满我家,谁解我心,相思一夜窗前梦。

宝玉走一路,看一路春色,不觉过了沁芳闸桥,来到当年黛玉葬桃花的所在。远远望去,只见那一丛丛桃花似仙云绯雾,迷离妖娆,向人不住微笑。宝玉折了一枝桃花,细细打量,心想,妹妹此时定是脸颊羞红,和这桃花一样红晕,不觉笑了笑,心想:我给妹妹送桃花去。笑着往潇湘馆来,没走几步,碰见墨雨、引泉、挑云、伴鹤说笑着走来,一见了他都道:宝二爷大喜,给奴才们发些喜礼吧!宝玉笑道:过几天叫你们吃喜糕吃个够。四人都涎着脸抱住腰搜身,笑道:赏些东西吧。宝玉俨然道:别闹!等新奶奶当了家,好好治治你们,看你们还淘气不?新奶奶可厉害着呢。四人道:新娘子在那里,我们瞧瞧去。宝玉笑道:四个小猴崽子,快干活去吧!老爷要过来了。挣开身走了。

且说黛玉见平儿李纨等散去了,命那两个来服侍的小丫头关了院门。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,小丫头去开了门,见是宝玉拿了枝桃花,不觉怔了。宝玉笑吟吟道:你是那屋里来的?怎么没见过?小丫头道:是老爷叫我们来服侍姑娘的,宝二爷回去吧!姑娘说了,这几天若是你来了,一律请回去。宝玉道:我进来说句话就走。小丫头拦着不让进,被黛玉听见了,出来道:就叫他进来吧。小丫头闪开了。宝玉拿着桃花笑嘻嘻走来道:我给妹妹送桃花来了。黛玉转身要进屋,被宝玉一把抓住了手道:可抓住了,这回再不放手了,粘着永不分开。黛玉一甩手道:不放手又能怎样,你还不是不听我的?宝玉道:我听,我听!如今妹妹做了宝二奶奶,就是主子了,主子的话谁敢不听?黛玉扑哧笑了道:油嘴滑舌的,讨人嫌。宝玉道:我为妹妹得了一身的病,如今都全好了。我知道妹妹也为我添了心病,故来探望探望,叫妹妹放心。黛玉道:又有什么不放心的,你快回去吧。过几天再来,老爷见了不高兴。宝玉道:妹妹别撵我,妹妹愁眉不展的,一定心病还没有去,妹妹笑两下我就走。黛玉噘唇道:我就是有心病,张口闭口宝二奶奶的,你说的是宝姐姐吧!现在说的好听,过两日还是忘不了你的宝姐姐,我怎能笑的出?宝玉笑道:管他宝姐姐,贝姐姐的,妹妹不笑,我就不走。黛玉不觉笑了,宝玉近前一把搂入怀中,笑道:妹妹终于笑了,从此病根儿可根除了。黛玉扎挣道:里里外外都是丫头,看见了真不好。宝玉只得松手,黛玉低头红了脸道:二爷回去吧,快有人来了。宝玉招手笑道:宝二奶奶,我回去了,明儿再来找你。转身走了。紫鹃,雪雁笑着从套间出来道:刚才的话我们都听见了,也看见了。黛玉伸手去打他两个,道:你们听见什么了,看见什么了,乱说。雪雁捂口笑道:我看见有人说:里里外外都是人,看见了不好。’”黛玉脸红的更深了,追着二人打,二人边躲边笑个不住。

话说园子里都传开了过几天宝玉要娶黛玉,都奔走相告,喜气洋洋的。贾政叫来林之孝和周瑞,道:赖大来升已经罢免了总管位子,现今把位子传给你们。林之孝是荣府的总管,周瑞到宁府当总管去。以后这园子交给你们了,你们可要干好了。林之孝和周瑞谦让了半天,只得接任,都笑道:老爷放心,我们会勤勉好好干的。贾政道:你们先散了,去忙宝玉的婚事吧。把怡红院里打扫干净了,各处贴上红喜字,挂上灯笼,收拾屋子,全交给你们指挥着他们去干了。林之孝和周瑞便退下不提。贾政又叫林之孝家的、周瑞家的去把赵姨娘的那一伙人都谴散批评一顿。林之孝家的,周瑞家的带人去找赵姨娘,把贾政的话传一遍。赵姨娘火了,道:家里就不能来个三朋四友了?老爷也不瞧瞧蓉哥,天天不归家,和贾蔷在外头胡混。怎么老爷不管他们,来训示我们,一定是你们挑拨的,我只和你们闹。周瑞家的、林之孝家的见他乱说,都不理他出去了。赵姨娘往外喊道:这园子里的人都跟咱有仇,这里住不得了!便找到贾政闹道:老爷偏向的很,蓉哥、蔷哥在外勾三搭四你们不问,偏和我们过不去,是个什么道理?贾政喝道:谁说不问了,他们成日不回家,连影子也不见,怎么问?若是回来也必管教一番。你也不想想,外头这么乱,你怎么还把流寇往你那儿带呢?交朋友怎么这么不注意,将来家里少了什么都找你们要!赵姨娘道:我们干净的很,什么也没有干过。以后来来往往的老爷也别管,你也管不了。说完转身走了,贾政只气的浑身乱战。赵姨娘回到住处,看什么都不顺心,把个茶碗也摔了,小丫头弯腰拾去碗片子。贾环从里间出来道:母亲又受谁的气了,告诉我我给你报仇。赵姨娘边要他坐了说:老爷已经在为宝玉办喜事了。看来以后家里是宝玉当家了,咱们可没有出头之日了。贾环道:老爷把谁说给他了?赵姨娘道:就是那姓林的。姓林的那丫头和咱也说不上话儿,又小心眼儿,好哭,不好惹,不好处着呢_sina_#8221_word__τ褚堑绷思遥饧乙当囟ǘ喾炙恍勖窍氲眯裁匆材蚜恕@弦憔头车暮埽勖窃谡饧依镌椒挥惺屏α恕H巳硕枷悠勰锪辉敢飧鄱嗨祷岸勖且裁环ㄗ踊炝耍_sina_#8221_word__说完大哭。贾环道:母亲莫哭,咱过不好,他们也别想过滋润了。咱要和他们闹一场,他们别想把喜事办好了。我不过生的丑些,没有宝玉长的招人喜欢。他们家里个个见脸判人,娶个女人只要模样好,也不论是那里来的野孩子,都往家里拉,儿子们凡生的委琐不俊俏的都被冷落一旁。这都是他们错了,别怪咱们心狠厮闹。娘俩便偷偷商议起来。

且说宝玉天明又想去看看黛玉。刚来到潇湘馆,见大门紧闭,仍去敲门,林之孝家的开了门缝笑道:宝二爷回去吧,新媳妇不到拜堂那天不见新郎倌。不让进门。宝玉抓耳挠腮笑道:有理,我这就回去。只得往怡红院来。刚到院门口,就见贾琏、贾珍正嚷着叫李贵、茗烟、扫红、锄药、伴鹤往高处挂红灯笼,一回头见宝玉来了,都笑着要他别乱跑了,几天后便可成亲。宝玉脸红着回自己书房去了。贾珍贾琏又要茗烟他们到院子里挂灯笼,茗烟兴兴头头跑里跑外,忙了一头是汗。因想着凳子忘在门口,又到门外去拿,一抬头忽见刚挂的两个灯笼被人用石块砸破了一个洞,不觉大惊,忙喊了起来:这是哪个缺德的砸的,还要不要命了?贾琏贾珍闻音忙出来瞧看,也气的大骂,向四周看看又没有人,便叫茗烟取下来另外挂上新的,茗烟挂了与他二人又到院子里去了。这时墙边探着一个头,一手握一块石头笑着正要往灯笼上投掷,忽见贾琏贾珍从门后跑出来,大喝:住手!往那里跑!那人也不投掷,只站着冷眼瞥着珍琏二人,一脸不在乎。贾琏贾珍见是贾环,怔住了,道:你哥哥成亲,是咱家的天大好事,你这是干嘛?贾环并不惊慌,噘着嘴道:林姐姐不适合宝玉哥哥,婚事另拟为妙。贾珍怒道:放屁!简直胡闹!快叫他父亲来管管,混帐的很!茗烟忙应了一声跑了。贾琏道:你要想娶媳妇就给你挑个好的,怎么坏起你哥哥的婚事来,叫外人知道了不笑你傻吗?贾环道:不合适当然要阻拦了。母亲已经给宝玉哥哥另找了一户人家,比林姐姐强。贾珍贾琏便和他争执起来。稍久,贾政赶到,一边哆嗦着一边骂:坏小子想反天了,还得了不得了?上来就是几个耳刮子。贾环哭着嚷道:你们就会疼宝玉哥哥。他有什么好,还给他娶媳妇,依我说赶他出去才是正理。贾政喝道:没叫你找吗?挑挑捡捡的,一个也不愿意,把人家女儿都弄的嫁不出去了,也没见你看上哪一个,做孽啊,畜生!贾环哭着要去打茗烟:叫你多嘴去叫人,打不死你个狗奴才!贾政气的又抓着贾环要打,反被他一用劲推坐地上了。贾珍贾琏忙把贾政扶了起来。正在混乱时,忽听有人嚷道:老爷偏向的很,只会打小儿子,偏着老二。贾政停手一看,只见赵姨娘一脸怒色赶来了。贾珍贾琏忙解释道:姨娘这话就不对了。他要是做的对了,谁闲着打儿子干嘛?赵姨娘道:老爷一向看不起环儿,今儿说打就打,俺娘儿两个在这里待不了了,你要打连我也打了吧!伸着脖子要贾政打。贾政果真就打了两耳刮子,赵姨娘便泼哭泼闹起来,说:反正也是被人欺负,我也不活了!坐地上大哭。贾政道:家里儿女一大堆,我也不可能面面俱到。环儿也是我的儿子,我怎么不疼他了?要吃的给他送,要喝的派人给他端。你们还不知足,还闹,咱家事情还不多,再添些乱吧!赵姨娘道:老爷只要把宝玉赶走,我们就好好过。不然就把家业全给环儿,家里交我当家处治,我就不闹了。贾珍贾琏都笑了起来。赵姨娘道:反正有我没有他。老爷不赶宝玉走,我们就走,一百年也不回来!贾政气的喘着气说不出话来,茗烟忙给他揉揉胸口。这时宝玉走了出来道:说半天还是要当家要家业,你们还知不知道害臊,也不拿镜子照照配不配!贾政喘道:我一个子儿也不给你们留了,你要走就走吧,这里容不下你娘俩了!赵姨娘哭着去掐宝玉脖子,被贾珍贾琏死活拉开了。赵姨娘扯着贾环道:这里不要咱们了,咱还是走吧。到外面自有投奔的人,将来回来报仇,别怪我们心毒了。说完,拉了贾环走了。贾政喊道:这一去永远也别回来了,真气死人了。贾珍道:老爷别和他一般见识。要是听他的,叫他当家,园子里的人都没有活路了。贾琏也道:正是。如今还是忙碌宝兄弟的婚事要紧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