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瑞深的博客

作伪心劳日拙,作德心逸日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顶风也走路呀 逆水也撑船 活在世界上 从来不怕难 做个有心人 意志坚如磐 不管山多高 不管路多险 一直朝前走 步步苦登攀 险峰风光好啊 目标在眼前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真诚说明:头像上100%就是本人。 你认识我吗?若不认识交个朋友好吗?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葵酉本红楼梦】第88回 邢夫人执意寻舛错 王熙凤聪明误此生(上)  

2014-08-26 17:25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话说贾政日日坐在议事厅查办奴才的营私敛财之错,只听有人来报说俞禄,张财,赵嬷嬷和他的两个儿子进来了。贾政、邢夫人便道:有请。五位进来行礼,贾政道: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。只是个个都为自己谋私财,贪便利,你们倒富坦了,那些奴才就活该饿死了吗?还有,主子们的日子也过不下去了。你们过的好不好,就那几个人罢了,也不知你们怎么这么稀罕高贵,要比别人的命好些,你们富不富对主子来说又有何益?我包庇着你们也没个理儿,故今儿一律不留情查了。俞禄张财查没家产,赵天梁赵天栋在盖园子时敛了不少钱,一律成倍处罚。来人,派几个人到他们家查收家产去!赵嬷嬷哆嗦着声音说:你就只知道查家产,那园子里有犯过事的没有被查出的你也不问。你就是要银子罢了,老身不服!贾政道:赵妈妈说的在理。那些偷拿拐骗,男盗女娼的事也厉害的很,此次都集中查了,念赵妈妈不晓得实情,他的两个儿子又贪的有限,故只轻轻罚一下,不抄家产,只要你们把所贪的银子数还齐就算了事。赵嬷嬷领两个儿子退下了,俞禄张财还要评理,被奴仆拉下去了。忽又有人报:赵姨奶奶来了。贾政不觉皱眉道:这婆娘一来准没好事。正说着,赵姨娘已经进来了,也不行礼,只嚷道:老爷不能偏向,只查奴才不查主子!夫人怒道:这里在办正事,乱嚷什么!大大咧咧进来了也不行礼。还懂不懂规矩,快出去!赵姨娘道:不查主子我们不服!贾政呵斥道:难道你不懂得刑不上士大夫吗?皇帝杀了人也要判罪吗?混帐!滚出去!赵姨娘仍不肯走,道:就算如此,可主子杀了人也饶过不提吗?夫人、贾政听了都呆了一下,道:那得另作别论。是那个主子杀了人,你给我找出来,找不出来休想走人,再痛打四十大板!赵姨娘哼了一声道:我也不敢肯定,我只是听人议论过说琏儿媳妇害死过姓尤的姐妹。我也是听说,不敢确认。我不闹了,我退下。说完急急出去了。凤姐站在贾政旁边气急了,骂道:别走,你给我说清楚了,是听谁说的!怎奈赵姨娘已是出去了。凤姐气的脸色发青,凤眼圆睁。邢夫人、贾琏都望着他。贾政笑道:别理这婆娘,他是造谣生事,恐天不乱,真真气死个人。以后他再进来,不用多言,即可轰了出去。凤姐借口说头晕,要回去歇着。贾政道:你这几天也操了不少心,要是累了就回去歇歇。凤姐由丰儿扶着,平儿陪着出去了。贾政笑道:赵婆娘嚷着要查这个查那个,他自己纠集了一伙子贼在家里。他自己倒忘个干净了。夫人笑道:他怕什么!他保准说:谁脸上也没有写着贼字,怎么就说他们的人都是贼了。贾政笑道:可是无理至极。

且说凤姐在园子里急忙赶上赵姨娘和丫头小鹊道:贼婆娘别走!都给我站住!过来给我说明白了,我杀了谁了!赵姨娘回头哼了一声道:我就要走,看他能吃了我!凤姐上来就是两个耳刮子,骂道:没人理的混帐老婆,天天胡沁乱嚼舌头,老娘不吃你那一套!赵姨娘挨了两个耳刮子,可不依了,拿头往凤姐怀里撞,泼哭泼闹道:你再打两下我瞧瞧,在奴才面前逞威风,欺负到老娘头上来了!平儿、丰儿、小鹊忙去拉劝他两个。凤姐口中仍骂个不停:让我把这淫妇的嘴撕烂了,他才不嚼舌头了!赵姨娘嚷道:大家都来看啊,主子在外面拿奴才的月钱放利钱喽!这家里的帐目都是他做的,让雷神老爷打打这个歹毒贪婪的主子吧!平儿一边解劝凤姐,一边骂赵姨娘道:姨娘也别混说胡嚼了,老天爷要打也是打你这长舌妇。你是咒着咱贾家都过不成了啊!丰儿也是骂,去推赵姨娘。小鹊吓的躲一边不敢吱声。幸亏周瑞家的和林之孝家的要往议事厅来恰遇见了才把他们拉散了。凤姐气汹汹回到宁府,叫丰儿端了茶过来,只喝了一口就啪的摔在地下,道:我不杀了这贼婆娘我誓不活着。平儿忙劝道:奶奶别和小人一般见识,气坏了身子要紧。凤姐犹骂个不住。忽见贾琏掀帘子进来道:老爷累了已经散了。吴新登也被查出有克扣银两,已经贬为下等奴才了。又见凤姐气色不对,便道:又怎么了,脸红扑扑的,什么时候吃酒了啊。凤姐道:别理我,心烦的很,我要歪一会,就不伺候主子了。说完到卧室里往床上一倒。贾琏跟进来笑道:二奶奶咋和那起小人辈的较起劲来。赵姨娘说的那话谁都听的出来音儿,分明是挑拨离间,让大太太,二老爷对你心存戒心。我才不信他胡说的,大太太,二老爷也不是傻子,会相信他的谗言?快起来,还有正事,二老爷叫你到府里去查收俞禄家的帐目,你不去谁去?凤姐一个翻身起来道:大太太不是说从此这家里不叫我插手了吗?怎么又派我去?我不去,我得罪不起大太太!贾琏道:刚刚大太太也提起要你去了,我听的真真的,不骗你。凤姐笑道:你也不用油嘴滑舌虚宽我的心。不过是用着人了就夸成一朵花,用不着了就说是牛粪上的狗尾巴花了。我不去也没有人去了。好了,你别催了,我去。谁叫我命里就注定要当出头鸟呢!便叫平儿拿出新衣裳来,贾琏亲自给他穿上。忽见小红进来说:刚才大太太的丫鬟来了,叫二爷去二老爷那里去,说有话要说。贾琏道:又是什么事?便出去了。凤姐招手叫小红进来,道:你没听清楚是什么事吗?小红笑道:他没有说,要不我替奶奶问问去?凤姐道:你去那里别做声,只偷听着再回来告诉我。小红笑道答应着出去了。凤姐则揣摩邢夫人的话是什么意思,发了一会儿呆。

且说贾琏来至贾政书房,看到邢夫人和贾政正在那里聊着。邢夫人道:今儿我特意回去问了问善姐,尤氏妹子是谁侍侯的,怎么好好的就死了,莫非是有人下了毒?善姐吓的哭着说:是奴才伺候的,那天奉二奶奶的命到他屋里叫他起来,推房门进来看时,却已经穿戴的齐整,死在炕上了。也不知是怎么了。琏儿过来,我问你尤氏妹子是怎么一回事?贾琏见他提起往事,不觉勾起旧痛,回道:儿子确实不知,可能是他想不开,自己了断的也未可知。太太别听赵姨娘煽风点火的,他也拿不出证据只是混说。贾政也劝道:我也不敢说咱们的人都不犯错,可再怎么着也不能查起自己人来。谁知邢夫人是个禀性愚强的,非要查个一清二楚。贾政道:女人家含酸吃醋也是常事。凤丫头也许说了些难听的,他受不了自尽也未可知。这也怪不得凤丫头,只怪他自己没有气性。夫人道:怎么好好的怀了一个胎,就打下来了?必定有人使坏。依我拙见,那郎中也是凤儿请来的故意教他如此做的。不然,郎中和他没仇没气的咋下这么大的毒手?贾琏贾政都大吃一惊。贾政道:这么说也有道理,只是别冤枉了凤丫头才好。算了,人命关天,万一凤丫头为这做了牢,反是划不来。咱们家人手本来就不够,就权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。贾琏插言道:老爷不用管了,我和大太太就查一查这事。若是他有了错,不过教他以后别恁刻毒了些,也对他是个劝惩。贾政想了想道:也是,你们办去吧。别让奴才们知道了乱传。夫人贾琏便起身告辞往宁府来。一路上贾琏道:先别去家里问,只到下人房里问问,不然凤儿知道了就没人敢说了。夫人道:也是。"贾琏道:记得那年尤二姐病着,王太医谋干了军前效力,小厮们另请了个姓胡的太医给二姐下的打胎药,当时我气的要死,一时查了出来是谁请了姓胡的来,便打了个半死。他只说是他请的,我看这事蹊跷,不如回去再问问?只是这人早已离开府里,没有下落了,又怎么查?夫人趴他耳边道:不如这样。贾琏嗯嗯点头。一时回到宁府,叫来旺儿道:那一年请胡君荣给二姐下的药的小厮回老家了,就在某地。你去把那人找来,我查查当初他是怎么回事。旺儿唬了一跳,不知今儿怎么提起这个,偷偷去回凤姐。谁知贾琏是个多心的,派了人过去跟着,偷听他和凤姐说了什么,跟着的人无功而返。邢夫人,贾琏道:不必跟了,已明白大半了。把旺儿那蹄子叫来,这回看他怎么说!于是小厮把旺儿叫来,旺儿唬的跪着只是发颤。贾琏道:好个旺儿,叫你去找人,你去回二奶奶干嘛?是不是你二奶奶指使的,你只实说罢!再有半字假话,我可不饶你。旺儿磕头如捣蒜,道:奴才不是为这个找二奶奶的,奴才是为了别的事。贾琏道:别装了,你今儿逃不过的,若不从实交代,打不断你的腿!夫人也冷笑道:你说为什么事找你二奶奶,我再去问他,岂不穿帮了!快说实话吧,我保你二奶奶不敢打你。旺儿只得如实说了,道:那年确实是二奶奶指使人请的胡君荣,与小的无干啊。贾琏道:没完呢,还有呢。忽见秋桐进茶房道:我来说吧。二奶奶叫善姐虐待尤二姐,天天给他端着剩菜剩饭过去,还拿话腌咂他,给他气受,尤二姐因受不了这些闲话就寻短见了。贾琏道:好,好,好的很!我说他怎么这么贤惠呢,原来是面甜心苦,暗中害人!可怜二姐死了还要感谢害他的人。秋桐冷笑道:还多着呢!二爷记得那年有个张华到都察院告二爷吗?其实都是二奶奶指使他们告的。夫人、贾琏都道:哦,这又是怎么回事?快快说来。秋桐道:详情我也不知,二爷找了张华问问不就明白了?贾琏便命人去找张华。家奴都说人海茫茫,无从去找。旺儿见已东窗事发,再瞒也无益,便从实招认道:是二奶奶收买张华到都察院告二爷国孝家孝之中背旨瞒亲,依势强逼退亲,停妻再娶。过了又要奴才务将张华治死以剪草除根。我因想:人已走了,人命关天,何必杀人,就回去说张华已被强人闷棍打死了。二奶奶也信了。夫人贾琏都唬了一跳道:竟有此事!实在骇人。贾琏气的要去问问凤姐,道:待我拿了剑斩了这悍妇的头为二姐报仇。夫人忙劝道:不用你动手,咱只把他送到都察院叫都察院审理去。贾琏道:太太所言极是,这就写了状纸到都察院告去!于是找人写好状纸,和邢夫人亲自去告。都察院坐堂看状,见是往年的事又抖露出来,不好意思,只得依法办了,派青衣去宁府抓人,凤姐正和平儿在屋里商议园子里的事,忽见园中闹嚷嚷的,不知何事,出来一瞧,只见四个青衣来园中抓人,尤氏贾珍拦着呵斥,便过去道:怎么到这里抓人,家里又是谁犯了官司?青衣回答:奉官老爷命来抓宁国府贾琏夫人王氏。诸位莫要妨碍公事。凤姐听了破口骂道:放你娘的屁!老娘没有罪,凭什么抓我!忽见邢夫人,贾琏走来道:只管抓,官令谁人敢违?贾珍尤氏忙过去道:兄弟怎么糊涂了,这是怎么了?夫人冷笑道:害人终害己,没有错谁拿他干嘛?贾琏便对二人说了凤姐暗害尤二姐之事,贾珍尤氏颇为诧异,都望着凤姐。凤姐大哭,撞在贾琏怀里道:二爷干脆拿刀杀了我吧!听信小人谗言陷害自己老婆,你好再找个好的,你必是嫌弃俺们娘儿了,变着法子赶我出去。贾琏只回头对青衣道:快动手啊,别理这泼妇。青衣上来就要抓人,被凤姐上去又踢又打的,哭道:我不去,我冤枉,我碰死了也不去!平儿,丰儿只捂着嘴哭。青衣不由分说把链子往凤姐头上一套,推推赶赶的往门外走,凤姐仍又哭又喊的。平儿跑过去跪在青衣面前哭道:奶奶是冤枉的,你们别带他走啊!怎奈青衣也是奉公行事,不容他解释,仍将凤姐带走了。贾琏唤回平儿道:你奶奶往日待你怎样你又不是不知,何必帮他说情。平儿只哭着跑了。一时贾府阖宅都知晓了此事。贾政、贾赦只抱怨贾琏不护佑着媳妇,反将他告了。邢夫人道:又不是死罪,判个几年就出来了,有什么大不了的!王子腾本忙于宫中诸事,日日奔忙于沙场,也托人回信说出些钱把凤姐赎出来,怎奈贾琏,邢夫人不依,说关几年受受罪没准就学好了,阻止众人去赎他出来。谁知一传十,十传百,连外头也知道荣府的琏二奶奶被抓了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