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瑞深的博客

作伪心劳日拙,作德心逸日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顶风也走路呀 逆水也撑船 活在世界上 从来不怕难 做个有心人 意志坚如磐 不管山多高 不管路多险 一直朝前走 步步苦登攀 险峰风光好啊 目标在眼前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真诚说明:头像上100%就是本人。 你认识我吗?若不认识交个朋友好吗?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葵酉本红楼梦】第87回 花柳质命断无情兽 绣户女自绝美韶华  

2014-08-26 17:11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话说船越发行远了,贾家一门犹站在岸上目送,个个神色悲戚,看那船帆渐渐的消失不见,众人犹不肯散去,仍在痴痴盯望。贾珍,贾琏扶着贾政要他保重点身子,莫要伤心过度。贾政泪如滚瓜道:咱们家的女孩都是好的,偏偏来咱家认干女儿。回去赶快把女孩们的亲事都办了,省的以后又有人来乱认亲。贾珍道:老爷这话甚是,回去咱们把官媒婆拿来的贴子都清理一番,有些差不多的就都让他们办了吧。正说着,忽见赵姨娘赶上来说:怎么四丫头和林姑娘他们没有选上,就选上探丫头了?你们欺负我心实,把他们都藏起来,单单叫我的姑娘出头。这会子人也去了,将来也难见了,我只和你们要人!贾政气的浑身乱颤,骂道:混帐透顶,都这时候了还闹。探丫头是你的女儿,不是我的女儿?平日里你操了多少心?就知道含酸吃醋,逞强斗狠,你是要看咱贾家都败了,你才不闹了。赵姨娘道:咱贾家都败了也别问我,只问他们去。老爷天天坐在家里,那知道咱们的钱都落到他们手里去了!贾珍,贾琏见他说的不妥,忙呵斥道:怎么姨娘学会翻瞎话生事了。话是不能乱讲的,快别混说了。老爷身子不好,快帮扶着老爷上轿子回去歇息着是正理。凤姐看不过去,过来道:园子里怎么不好?任凭怎样,还有大太太老爷管着,又与你什么相干!成日家没见你干过多少正经事,小偷小摸的倒招了一大堆聚在你屋里。这家里的东西三天两头不见了,都是谁偷的?装什么好人贼喊捉贼的。尤氏,李纨等见吵的难以煞住,忙唤了丫鬟小厮扶贾政等上轿子回园子。众人陆续散去,赵姨娘贾环见没人理他娘儿两个,只得住了口自便。贾政返回荣府,在书房里只呆呆的坐着。一时贾珍,贾琏,凤姐过来看视。正在说着话儿,忽见来兴在门外探头探脑的。凤姐道:又有什么事,进来说。来兴进屋道:听张材说昨儿园子外头有一伙流民拿着刀盯着咱家大门看了半天,都嘀咕说,这家子看起来气派的很,饿死也是饿死,不如拜访拜访。我怕生事,故来问问老爷要不要警惕着些。还有几个奴才不肯服侍主子,见了主子没有规矩不恭不敬的,骂他们他们都说,以前还吃香的喝辣的,可是如今家里穷了,再叫咱们好好服侍主子,又图个什么,故都散漫的很,问老爷要不要都打一顿,再撵了出去。贾政道:不必打了,你先回去,我会处治的。乃叫来兴退下。这里对贾珍,贾琏,凤姐道:现在比不得以前了,大事小事都跟着来了。趁着你们都在这儿,我们也好商量商量怎么处治。于是叫了小厮去把邢夫人也请来,小厮答应去了。

不多时,邢夫人来了,因问什么事。贾政说:张材说昨儿园子外头有一伙流民拿着刀盯着咱家大门看了半天。现在外头乱的很,园子里得提防着点才好,那些流民饿急了,什么事做不出来?故以后要周瑞家的等把园门看紧了点。门口找几个身强体壮的守着,别让坏人进来了。园门也时时锁着,园子里的人没事不要乱出门,此其一。其二,奴才们不听话,说规矩太多。说实在的,咱们家的虚礼也太多了,也得改一改。也不是他们不守规矩,而是他们嫌咱家穷了,不想好好过了,问他们有谁想走的,就都让他们去了吧!咱们家也好节省点开支。便叫贾珍把园子里的奴才们都召集一块儿,问问他们有谁愿意走的,一律不勉强。贾珍便退下去办这事。贾政又和邢夫人说:赵婆娘多次找我抱怨说赖大、来升及俞禄、张财都凭着管事儿贪财敛银,中饱私囊,弄的我也不好办。我想着,若凭他们下去,必有内囊尽了的那一天。奴才们早晚要反,故不管他们职权多大,一律都要查办。大不了换人,也不能顺水推舟,弄的自取灭亡。便要邢夫人派人各处查个清楚。邢夫人望了望凤姐贾琏道:此话正是。姑息久了,必有祸殃。回去就召集周瑞家的几个去查。贾琏道:赖大万万查不得。他儿子赖尚荣是州县官,他母亲赖嬷嬷在咱家又有些身份地位的。如今一旦得罪了,以后又怎么说?贾政没好气道:有身份地位又怎么着?谁家不是做官的,单单他家有身份地位?不用怕,全查了。贾琏凤姐都低头答应了不言语。贾政又说了些家务事,就叫他们都散了,自己歪着养神不提。贾珍先将宁府里众家仆召集在天香楼下弋射场上,问他们谁想离了贾家出去自便。众人大都不肯出去,都说:外面乱的很,天灾人祸的,地都荒着寸草不生,都人吃人了,又兵戈四起,出门就可能被人砍死抢光。出去也是一死,不然就是做流寇,早晚还是一死。不如待在府里勉强可以度日。贾珍见大多人不肯出去,也就罢了。贾政也把荣府里奴仆召集一处,让他们自便,也和宁府里一样不肯走。贾政让众人回去,又和邢夫人等商议查处贪私之弊。于是将周瑞家的与吴兴家的,郑华家的,来旺家的,来喜家的都叫了来,要他们到各府去查。一时众人分散到各处去查,贾政,邢夫人在议事厅坐镇等着。不多时有人来报,说有几家都闹了起来,把吴兴家的,郑华家的,来旺家的都打了。贾政,邢夫人便问是谁。小厮尚未开言,忽见赖大,赖大家的及赖嬷嬷进来气乎乎道:奴才们都反了,敢到主子屋里乱翻。贾政道:是我叫他们去查的,看看各人家里有没有说不清的财物。赖大道:我跟了老爷快一辈子了。家里有几块瓦几块砖都瞒不过老爷,老爷怎么连奴才也不信了?贾政道:既然如此,那怎么你家里花园盖的那么富丽堂皇,吃穿用度那么奢侈?一个做奴才的那来的那么多财物?赖大听了心下一惊,道:老爷今儿是怎么了,竟查起奴才的家产来了?那都是小的家人做生意挣来的,何来贪私婪财呢?贾政道:还胡说!来人,把赖大全家家产全部抄了。门上贴上封条,免去总管职务,另找忠诚老实的家奴顶替了!赖大,赖大家的都大呼冤枉。赖嬷嬷颤颤巍巍的指着贾政直骂:老身活了这么大,还没有那个主子敢和我翻过脸。老太太太太一去,你就过河拆桥,卸磨杀驴了,我骂你个没良心的!我忠心耿耿服侍老太太一辈子,谁敢招我我叫他不得好死!贾政怒道:少依老卖老,我管你是谁,犯了错一律一视同仁。别罗嗦了,都下去吧!赖嬷嬷上来就要拿拐棍打贾政,被邢夫人呵斥住了:反了,到底谁是主子?奴才竟打起主子来了,快扶老妈妈出去,别疯疯癫癫的了,没有规矩。上来几个奴才将赖嬷嬷拉了出去。赖大,赖大家的都瞪着贾政出去了。贾政冷笑道:他们虽是出去了,也未必肯服,必是找他那个当县令的好儿子来找我求情了,肯定又是拿钱贿赂我。我等着他们,我才不管呢!现在家里穷的连月钱都发不出来,钱都叫他们得了,想我依从了他们,连门也没有!众奴才小厮听了都笑着称是。又有人回宁国府总管来升来了。贾政冷笑道:来了正好,一齐办了。凤姐,贾琏见状便寻借口告退,说到下人屋里查查去。邢夫人冷笑了一声扭过头去。贾政以为他两个乏了,就让他两个先回去,他仍和邢夫人等后面的来好处治。贾琏凤姐不语回到宁府。平儿上来问道:那边查的怎样了,有人肯服罪吗?凤姐道:这回老爷来真格的了,连两大管家都不留情面了。看来咱们也得小心点,别让老爷拿到了把柄才好。平儿笑道:这不过是老爷看家里没钱了,让奴才们放放血。再使到奴才头上去,岂有查起自己人来的。贾琏笑道:此话不假,二奶奶何必多虑?凤姐道:我倒不怕老爷,我怕的是大太太。贾琏平儿听了怔了怔,都笑道:大太太又拿不到你的把柄,怕他做甚?凤姐笑了笑不言语。贾琏道:不知道老爷那边判了几家了,叫丰儿过去探探去。丰儿听了便掀帘子出去了。凤姐又道:平安州怎么也反了,那些流寇还没有退去吗?贾琏道:那有这么容易。流寇来了一拨又一拨,节度使也换了几位爷了,可总灭不尽杀不完的。这不,明儿我还得去忙公事。得几天不回来。凤姐听了忙叫平儿去找几件干净衣裳叫贾琏带着。约一顿饭工夫,丰儿回来说:老爷刚把来升骂了,说革去总管之职。家产都分散了,要发给众家奴和丫鬟们,还有一些留着给几个小姐办喜事用。凤姐道:正巧有几宗子喜事缺钱用,这不都有着落了?贾琏笑道:恭喜二奶奶,不用为娇女儿的嫁妆发愁了。再也不用找老太太借当了。凤姐笑着捶了他一下子道:油嘴滑舌的讨厌的很。平儿也笑了起来。

暂时言不到这边。话说宝玉听茗烟说老爷今儿忙的很,正在议事厅查什么事,忙将书本一扔,便要到潇湘馆去看看黛玉。刚走到园子里,忽见焦大和几个小厮边走边说说笑笑的,走过去问道:老爷几时回来,查什么事?焦大大笑道:赖大也有今天。这些王八羔子终有报应了,查的好!宝玉道:我不明白。内中一个小厮说:老爷已经免了两个总管的职,查封了家产,刚刚把奴才们的月钱补发了。我和焦爷爷才领了钱去打酒喝去。焦大笑道:贾老爷比那些败家的主子强多了,待下人好,又主持公道,也不为自己敛钱,是天底下头一个好主子。宝玉听了笑道:你只是看见老爷仁慈的一面,却不知老爷严厉起来真的翻脸不认人呢,你们就不怕?焦大笑道:这样的主子才叫好,你懂什么!宝玉因对家务事没有兴趣,懒的去管这些事,仍去潇湘馆看黛玉去了。黛玉正在潇湘馆给鹦鹉喂食,见宝玉进来,知他自己给自己放了假,便笑道:舅舅正忙着,你又偷闲跑了来,不干正经事了,看舅舅回来不拿戒尺打你的手。宝玉笑道:那你告状去啊,没想到你比宝姐姐还烦。黛玉笑道:宝姐姐和我已经合二为一了,我看你怎么办?宝玉笑道:女孩子都一样了,我就将就着接受妹妹了,谁叫我和妹妹前生有缘呢!黛玉笑道:谁和你前生有缘,没羞!紫鹃笑着端茶出来,道:宝二爷喝茶。宝玉道:笑归笑,可我一想起二姐姐,就替他受不了。怎么一连几年都不回家看看?若是孙家的管的紧,那三妹妹远嫁怎么他也不来?黛玉听了叹了口气,呆呆的坐着,一言不发。宝玉道:我到孙家看看二姐姐去,孙家那行子一向逞凶霸道的,我怕二姐姐吃苦。我就是不和他评理,也可探望探望二姐姐,给他出出点子。黛玉道:看看也好,只是又要出什么点子呢!到那里再撑不住儿乱说着得罪了人,还不如不去。宝玉道:妹妹也宽些心,养养身子,有了烦心事就找我诉诉。我这就去孙家瞧瞧,回来再来看妹妹。黛玉道:你去了那里别吹胡子瞪眼的与人吵。毕竟两家联了姻,也算是亲戚了,要早点回来。宝玉答应了出去了,黛玉送了出去又回来。宝玉带了茗烟骑了马往孙家去了。孙家现在京城兵部任职,宝玉走一路打听一路,总算找到孙家。却见楼阁巍峨,庭院深深。门口也蹲着石狮子,有两个把门的见他要找主子,说是亲戚,都道:老爷到大同府去了,明日才归。他家里只有几个娘子在家。于是进去通报。宝玉候了一会儿,只见出来两个丫鬟来请,其中一个认识,正是迎春的丫头绣桔,当初一同陪嫁过来的,比以往清瘦了些,愁眉紧锁,眼神呆呆的。宝玉唤了一声道:绣桔,还认的我吗?绣桔看着宝玉吃了一惊道:宝二爷,你怎么来了?忙对同来的丫头说:不用带他进去了,我和他说几句话,你先回去通报说人已经走了。宝玉挺身要进,被绣桔好歹拦住了,说:二爷听我说说再进去不迟。乃拉他往墙角边来。宝玉便问怎么了,绣桔鼻子一酸,捂着口哭道:小姐才来了一年就被折磨死了。宝玉听了大惊,含泪急问:快说,是怎么了?绣桔泣道:孙老爷和小老婆们合伙欺负小姐,把小姐打的没地方躲,每次都打的狠狠的,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。上次小姐回家看看,孙老爷硬是逼着小姐多偷些娘家的值钱东西回来。谁知小姐回来什么也没有拿,把孙老爷气的又打又骂,说:你老子使了我五千银子,把你准折卖给我的。如今也捞不回来本了,从今儿起你到柴房里睡去。小姐也不敢说理,天天睡在柴房里,吃不饱,穿不暖。老爷还把他当作眼中钉,虚报家里的贵重东西被人偷了,谁知都在柴房里找着了,又把姑娘一顿痛打。姑娘身子吃不消,被打的昏迷不醒,几天后就故去了。说完呜呜咽咽哭个不住。宝玉听了,大叫:气死我了!哇的一声哭出声来,浑身发抖道,好个无情无义的豺狼,猪狗不如!我要去告他,放一把火把他家烧了,以报切齿之恨!便要闯入骂他家人,被绣桔劝住了,说:二爷别进去。他家里人不讲理,你说不过他们的,快回去吧。孙老爷回来就不好了。宝玉哭的涕泪交流,从袖子里掏出些银子要绣桔逃走。绣桔感激不尽,也不回去收拾,慌忙逃往人群中去了。宝玉狠狠瞪了看门的几眼,叫茗烟扶了他上马,一同回贾府去了。宝玉回到家中,哭着向贾政通报了孙家早已把迎春折磨而死。贾政听了,老泪纵横,找贾赦,邢夫人说了,哭着埋怨道:那孙家虽是世交,并非诗礼名族。当年他们祖辈求咱家帮趁帮趁才拜在咱门下的,如今恩将仇报,也不念当初咱们怎么帮着他,只反咬一口说咱花了他们的银子。我早说过不是门好亲事,大哥偏偏不听。越说越伤心,竟痛哭起来。贾赦,邢夫人听了悔恨莫及,只骂孙家的不是人,都道:把人揉搓死了两年也不告诉娘家一声,还掩掩藏藏的,可恶至极!还不知孙家怎么草草完结的呢。都哭着派人去他家要人。贾珍,贾琏亲自带家奴登门拜访,白白的吵了一场。人已死了两年,又找不到证据,不过获悉尸首埋在何处,请人修缮修缮罢了,仍怀着一肚子气回来,向贾赦、贾政、邢夫人说了。贾赦、贾政、邢夫人此时亦无可如何,只有唉声叹气,互相埋怨而已。

且说宝玉含恨返回怡红院,恰见黛玉正和麝月裁鞋样子,便哭着告诉了他两个。黛玉和麝月也忍不住哭了。宝玉频频到紫菱洲徘徊嗟悼,只见人去房空,池苑依旧。及至进了内间,又见轩窗紧闭,屏帐空垂,棋枰上蒙了一层层尘灰。宝玉轻轻拂去,见案上铜镜里,恍惚有人面在梳妆,对他轻轻一笑,再一看,又什么都没有了。宝玉叹了一声,望着梁上挂着灯笼,早已是蜡灭纸破,空沾旧尘。宝玉望着墙上一幅旧画,乃迎春幼年时惜春为他所作,画上之人巧笑嫣然,如今又在何处?宝玉拉开抽屉,掏出纸笔,赋诗一首,写道:

自古红妆泪最多,霜侵风——(下被人撕去胍常淖植腥保〔桓彝猓缓么嬉栽病:卫蚶颍道:女孩家怎么不听人说,拗什么性子去参禅打坐的。我去劝他,他只一声不吭。真真糊涂要死!尤氏道:四丫头连老爷的话都不听?放着好姻缘不要,难道当一辈子老姑娘?定城侯谢家的要来人看看四姑娘,他死活不见。咱也没法子,难不成要打他一顿?都摇摇头叹息着回去了。

却说惜春听了贾政一番教训,心里承受不了,正坐着生气不语,忽见彩屏进来,脸上犹有泪痕,忙问道:好好的你哭什么?彩屏道:刚刚我去了那边。听人说二小姐被孙家的打死了,绣桔也被欺负的瘦干了。心里不是味儿,才掉了点泪。惜春听了,也吃了一惊,道:男人们没一个好东西,就这老爷刚才还过来劝我和那些臭男人结亲,说是官里的来求亲。我好好一个人怎能被这些俗物耽误了?待嫁了人,成日和这些蠢夫愚妇一起度日,不气死也烦死了。我一辈子不嫁人,也落个干净!彩屏道:姑娘还想着出家吗,恐怕难了。惜春道:怎么难了?彩屏道:姑娘还不知道吗?外面都乱了套了,到处都是流贼造反。官兵天天忙的抓了一批又来一批,连那些庙庵也不安全了,时时有强人出入,姑娘怎么还敢出家?惜春道:那又怎么样,我出家是真心向佛,不用和那些俗物住一块儿。自己找个清净没有人的庙庵也能修行。他们装样子出家,也不过是些俗物,我才懒的和他们住一个寺庙呢!彩屏道:刚刚听人说街道上传言娘娘在宫里受气的很,也不知真的假的。惜春道:宫里的事也不好办,家里也是难念的经,老爷居然收缴管家的家产为奴才发月钱。看来这家里以后也熬不下去了,不如趁早离开了出家为妙。再等官媒婆来求亲,老爷逼着,天天打不完的嘴仗可烦了。于是便要收拾东西离开贾府。彩屏道:姑娘不可冲动,还是和老爷商议了为妥。惜春道:那好,你去请老爷过来,我和他说。我在这儿等着。彩屏应了一声去了。惜春仍收拾东西,因翻出一张画来,是当初受众人之托画的大观园全景,已经画完,搁在箱子里多日,乃叹道:既然一心求那清虚,怎可留恋人间俗世。这画儿也是俗物,不必带着。仍放在箱子里了。

且说贾政听彩屏说惜春请他谈出家之事,慌忙赶到藕香榭,却见房内空无一人,惜春已不见了,不觉顿足道:好糊涂的孩子!忙回去叫奴才们到园子里堵着不让放行。贾赦,邢夫人亲自到园子里找了半天,早已不见了踪影。贾赦急着嚷着到大门外找找,有几个奴仆在街上找了半天,也无功而返。贾赦气的落泪道:怎么咱家的孩子都是这么命薄!探丫头远嫁了,二丫头被揉搓死了,四丫头又跑起出家了,娘娘在宫里也没有消息。真真老身不久也要去了。哭的捶胸顿足。幸被仆人拦住了。园子里众人皆知惜春出家去了,都叹息不已。暂时讲不到惜春,却说赖大被贾政查没家产,要依靠儿子和贾政说说,谁知赖尚荣连县官也不做了,仓皇逃回说:强盗已占了县衙,幸亏我跑的快,不然连小命也要丢了。赖家因见没有法子,只得老老实实待在园子里。来升一家在外头亲戚家藏了不少银子,已全家离开贾府散去了。贾政获知,不以为然,又要众人继续查抄其他奴才的家产,有几家心虚的提前携了家私逃离贾门一去无回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