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瑞深的博客

作伪心劳日拙,作德心逸日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顶风也走路呀 逆水也撑船 活在世界上 从来不怕难 做个有心人 意志坚如磐 不管山多高 不管路多险 一直朝前走 步步苦登攀 险峰风光好啊 目标在眼前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真诚说明:头像上100%就是本人。 你认识我吗?若不认识交个朋友好吗?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 戏改癸酉本红楼梦第84回 薛宝钗弥望雾烟缘 史湘云喜得如意郎  

2014-08-26 17:03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话说贾赦又升官,鸳鸯冷笑何相干?

两人边说且边行,忿忿不平诉玉钏:

“既使凭我到天上,逃出其手势也难。

如今买官又迁升,色心不死恐惦念,

不怕老贼来报仇,拼却一死心也甘。”

何不离却此处去,老儿性子亦使然。

虽然还有三年孝,孝满还是堕其奸。

又能跑到那里去,还能真的到天边?

到哪他也能找到,不如这里反安全。

玉钏闻言道“也是”,又说太太死得罕。

你果心中没有恨?是她逼死俏金钏。”

“那可是我亲姐姐,如何不恨在心间?

瞧瞧左右皆无人,鸳鸯忿忿发恨怨:

园里之人都该死,个个仗势欺压咱。

衣来伸手饭张口,小性苛毒黑心肝。

想来彼此都是人,任打任骂任使唤?

琏二奶奶最可恨,姑娘小姐也刁钻,

成日横眉竖恶目,似欠他们二百钱。

苍天有眼现世报,都死绝了也不冤。”

玉钏忙嘘一声道:句句说到我心坎。

小心别人听了去,咱们这话低声言。

两个嘀咕正起劲,忽见凤姐走在前。

心里一怔忙闭口,离了沁芳亭一边。

且说香菱一病亡,薛家悲伤将他葬。

金桂反被宝蟾制,倍感孤立意彷徨。

悔不当初将她带,竟成如今大饥荒。

这夕薛蟠斗酒回,输钱烦闷乱嘟囔:

妹妹还在做针线,人说宝玉要拜堂。

宝钗听罢嗔怒道:哥哥操心瞎着忙,

人家结亲自管结,又与我们有何妨?

自今别往赌场去,越发学得不成样。

薛蟠一听着了急:“管我岂不臊得慌,

宝玉倒是正经人,你想嫁他也妄想,

如今要娶林妹妹,怕你今生没指望!

气得宝钗直掉泪,一旁埋怨薛姨娘。

姨妈起身大声骂:半吊子东西真混帐,

灌些黄汤就混说,成心气死老子娘。

从此不许出门去,还到铺子好经商!

薛蟠讪讪出了屋,闷闷回到自己房。

姨妈安抚贤宝钗,从今别理那混帐。

好久没有见黛玉,也该那边走一趟。

呢喃说了一宿话,不觉双双入梦乡。

天明宝钗探黛玉,多日没见话语长。

说亲道热家常事,话及湘云如意郎。

真真无情云丫头,出阁一年将咱忘。

宝钗笑她别得意,“真真让我气得慌。

咱们幸有宝兄弟,更比他的才郎强。

将来与妹成了亲,日日吟诗赋词章!

黛玉不觉羞红脸:姐姐取笑不应当。

说完转到里间去,留下宝钗独徜徉。

恰见紫鹃来敬茶,这才笑道先别忙,

近来姑娘写了啥?快快拿来我欣赏。

紫鹃便进套间找,拿出诗稿忙递上。

宝钗细看十独吟,半天发呆口微张。

黛玉抿鬓过来夺,被她揣在袖里藏。

注:下面不再改,原文附后——

 

黛玉便坐下问他家里近来可好,薛姨妈如何等等。宝钗笑着告诉了他,回头对紫鹃道:这丫头天天也不经心,照顾的姑娘不周,怎么好多日子不来姑娘仍是未愈,病根儿怎么就去不了,待我告诉你一个法子,你才知道。要黛玉好生候着,强拉了紫鹃到院里去说。黛玉笑了笑,仍去内间去了。紫鹃笑问宝钗道:宝姑娘既有法子,快告诉我,姑娘的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做奴才的看着也揪心。宝钗俨然道:我听人家说,园子里有邪气入侵,好多促狭鬼暗地里害人,太太就是遇见促狭鬼才了。我特特找一个算命的算了,说林姑娘的病也是被促狭鬼牵制的不能痊愈,何不请先生进来看看风水,驱驱鬼。林丫头的病可不就好了。紫鹃听了心窍一动,笑道:真真宝姑娘提醒的及时,可不就是促狭鬼闹的,多谢姑娘操心了,还得求姑娘带了那人来给姑娘看看。我一辈子记着姑娘的恩情。宝钗笑道:谢什么,姑娘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这就回去叫先生过来。于是进屋和黛玉说了,黛玉也半信半疑,被紫鹃雪雁一番撺掇,心下也有些活动,就答应了。宝钗便回去找人。忽见麝月进来道:姑娘在屋里吗,二爷托我来告诉个话儿。黛玉忙请他进来细说,麝月道:宝二爷听茗烟说在园子里看见宝姑娘了,不知又为何事,想叫我过来探探风。黛玉道:也没什么,不过日子久了,过来叙叙旧情。紫鹃便告诉他宝钗要请先生为黛玉驱邪治病。麝月笑道:宝姑娘竟懂的多,二爷知道了一定高兴。便回怡红院去了,恰见贾政在门口训示宝玉,忙垂手一边低首站了。贾政肃然对麝月道:宝玉在屋里读书,做丫头的别走开多看着点,刚刚你又上哪儿去了,莫非又是贪顽逛去了不成?麝月低眉说道:不敢乱走,只是听见宝姑娘来了,要请算命的给林姑娘驱邪,二爷才叫我过去看看的。贾政颇为吃惊,道:竟有此事。因想起王夫人去岁在湖边被促狭鬼推入湖里,已是经了心,今儿又见麝月亦如是说,也不阻拦,只说:也好,等先生来了,叫他过我这边来,我请他看看风水。麝月温顺低眉答应了。贾政又教了宝玉一番话就走了。宝玉笑道:宝姐姐竟是这么好,也关心林妹妹的病来了,等会算命的来了,我问问他宝姐姐的姻缘如何。麝月笑道:人家的姻缘自有人家来问,你操的哪门子心,仔细宝姑娘恼了,看你怎么收拾。宝玉笑着不语,进里面坐着,麝月看着他读书。
-
且说宝钗良久带了算命的进了大观园,一路遇见探春、李纨和几个丫头,忙笑着解释说是为黛玉驱邪而来。探春心内诧异,笑道:若是如此,必得一观。乃陪同李纨等一起往潇湘馆来。宝钗边走边对张半仙说:看看风水可以,但不可妄入房间冲撞了姑娘,我们这里规矩多,特叮嘱着点。张半仙笑道:老身也见过世面,大户人家也去过,岂有不知规矩的,小姐放心。乃进了潇湘馆。黛玉躲屋内不出,张半仙先是四处转转,说这一处不妥,那一处方位不吉,听的几个丫头捂口发笑,被探春李纨喝斥住了。张半仙又要紫鹃端水净手,设下香案.一时紫鹃雪雁等安排了,张半仙燃香合掌,说:让我起出一课看看。从那怀里掏出卦筒来,走到案前恭恭敬敬的作了一个揖,手内摇着卦筒,口里念念有词,也不知说些什么,说着,将筒内的钱倒在盘内,笑道:内情尽知。宝钗、探春、李纨便问他详情,张半仙道:园里果有妖孽,待老身作法事驱邪逐妖。正说着,忽见贾政、贾琏进来,宝钗、探春、李纨和众丫头忙一边恭敬站了,贾政道:先生既然来了,先住两天,不管有没有,将各府都摆坛做做法事驱驱邪。张半仙笑着称是。贾政便命贾琏到各处准备,贾琏答应了去了。这一二日张半仙在荣宁两府铺排起坛场,设了香花灯烛,摆了钟鼓法器,引来贾氏宗族子弟围了几层,都指手画脚看热闹。贾珍、尤氏、凤姐都来看视。巧姐也大了,缠着平儿一同来看,张半仙煞有介事将剑指指画画一回,说是已将将妖邪收下,加上封条。一面又撤坛谢将,早出了一头汗。贾政催他道:好了没有,折腾半天,看你装神弄鬼的只想笑。张半仙笑道:好了,贵府公子乃衔玉而生,据拙身看来,玉为土,与金相生,公子又名宝玉,须和相生之金匹配才妥,不可与木相配,因木克土,不吉也。贾政便问其详。张半仙道:公子名玉,不可找名中带木的匹配即可,须找带金的为佳。贾政摇头笑道:不好,宝玉为土,更不可找金了,人人都知土生金,土反吃了亏。不妥,不妥!既是宝玉为土,还找个名字中带玉的就妥了。都是玉,就没有相生相克了。张半仙呆了半天道:也是,拙身也不多言了。贾政叫人封了银子打发了他去了。宝钗,探春,李纨正在黛玉房内说笑,忽见紫鹃探了消息回来笑道:老爷才和算命的说了,宝玉的玉与金不合适,还是要找名字里带玉的娶亲才妥当。宝钗等不觉呆住了。李纨笑道:好极,玉玉相配,我等无话可说。探春等都笑道:正是,正是。宝钗亦笑着说:林姑娘的终身有靠了。黛玉红了脸拿帕子往紫鹃头上打来,嗔道:这丫头尽是多嘴,讨人嫌。探春等笑了起来。紫鹃笑道:多谢宝姑娘请来的先生,说的灵验的很。宝钗笑道:要不请先生给紫鹃姑娘也算算姻缘?紫鹃一撇嘴出去了,大家都笑了起来。宝钗便要告辞,黛玉探春等留他不住,送他往园子里来。宝钗看见贾政和几个人远远的往那边去了,发怔看了半天也不言语。探春见他呆呆的望着那边,笑道:园子里越发冷了,花儿也谢了,没以前好看了。宝钗笑道:可不是。一时散去不提。且说宝钗赶回家里,把门儿一关,歪在床上默不作声,莺儿掀帘子进来道:张半仙怎么说的。宝钗冷冷说道:出去,我身上不爽快,别烦我。莺儿怔了,退了出去。刚走到院子里,就见金桂靠着门槛问薛蟠道:大爷今儿怎么回来这么早,敢是又想你的宝蟾心肝肉了。薛蟠没好气道:在外头不顺心,回来还听你这臭婆娘絮叨。金桂道:如今你们合伙欺负我,老娘连话也不叫说,这日子没法过了!薛蟠道:不过了正好,我写休书你还回娘家去吧,省的闹心。金桂哭道:好啊,敢情你早想撵我走了。这个也和我摔脸子,那个说硬话气我。你们别想过安稳了,老娘二百年也不走。除非把我勒死了,老娘就和你们闹着过了。宝蟾摔帘子气呼呼出来道:少拿闲话唬人,我不爱听,我就是和你摔脸子说话了,咋了,我还咒着你快点蹬腿登仙呢。说着上去和金桂扭做一团。薛蟠气得去拉,却见薛姨妈气喘喘过来道:这里也不象个人家了,家翻宅乱的,也不怕亲戚们听见笑话了,都混帐的很。金桂一边撕扯一边哭道:确是个混帐世界了,奴才欺负主子,也没有妻也没有妾,不如大家拼完了倒也干净。薛姨妈明知劝不过,便叫儿子进他屋里去:别拉了,随他们闹去,一时也死不了人,你给我到屋里待着去。薛蟠乖乖的回屋子里,外头仍是撕打不住。薛姨妈进来道:我早劝你别到那府里赌啊吃的,你非不听。薛蟠道:从今我再不去了,去了也没意思。那府里越来越寡了,吃的穿的顽的都大不如以前,奴才们的月钱也减了一半,谁还有多少闲钱去赌?连吃的都舍不得了。薛姨妈叹道:咱这里还好些。生意还过的去,你到外头看看,挑儿卖女的都挤满了街,老天一连几年不下雨,地里蝗虫满天飞,天天都有饿死的人,你也别往那府里去了,在家好好待着。薛蟠道:妹妹去那府里回来怎么说?薛姨妈道:你那嘴里也夹不住一个屁,告诉你了又乱传混说。薛蟠道:啥话该说不该说我自有分寸,母亲太过虑了。薛姨妈道:你妹妹的亲事还没有谱,以后再说吧。母子两个又叙些铺子里的事。
-
话说贾政叫人封了银子打发了张半仙走了,凤姐急忙赶来道:走了吗?正和琏二爷商议叫他看看巧姐的年庚八字,也算一算,怎么就去了。贾政问他:巧姐多大了。凤姐道:十四了,按理还算早,只是想趁岁轻说个好的不是。贾政道:等孝期满了再提亲不迟。凤姐点头称是,于是往宁府里来,只见几个小丫头并老婆子忙忙的走来,都笑道:史姑娘的女婿真是一表人才,和史姑娘直是天设地造的一对。凤姐迎上去笑道:史姑娘来了吗,在哪儿呢。几个人叽叽喳喳说:可不是来了,都在宝玉那里呢。凤姐含笑不语,转身回宁府去了。原来史湘云和夫君成婚年余,早嚷着要来看看众姐妹和宝玉。他女婿拗不过他,陪他同来贾家探望,来时带了诸多礼物。凤姐命人过去收了,又预备了酒筵为二人掸尘。黛玉,探春,李纨,宝玉和众丫头在怡红院笑语喧哗,和史湘云说的好不热闹。宝玉见卫若兰穿着白色蟠龙细纹箭袖,束着赤色斑花长穗宫绦,足登黑缎尖翘朝靴。生的魁伟英武,星目传神,好个才貌佳郎,不觉叹为观止。又见卫若兰潇洒开朗,快人快语,与湘云几分相似,便和他聊叙多时,便觉言谈爽快,识见不俗。卫若兰也喜宝玉待人真纯,几句话过后,两人遂成好友,一同到院子里谈笑。李纨笑道:怪不的枕霞妹子老是喜气盈腮,原来得了个如意仙郎。湘云一副洋洋得意道:这话我爱听,不用藏藏躲躲的,有本身你们也得一个佳郎我瞧瞧。黛玉笑道:看把他兴的,我不能瞧。紫鹃一边笑道:我们这里也有一个佳郎,是林姑娘的,比你那位也不差多少。史湘云左右顾盼,说:在哪里,我看看。李纨忙岔开道:紫鹃敢是喝多了不成,怎么胡说起来。黛玉笑着骂道:你这蹄子在人面前尽给主子添乱。还不回去坐好了。大家都笑了起来。紫鹃也自觉失言,不好意思走开了。湘云摇着黛玉胳膊笑道:好姐姐,想死我了,这回来非开个诗社不可,我还要和你们比比诗才。黛玉笑道:好容易见了就撒起娇来,原来还没有长大。行了行了,明天咱们就开一社,谁也不许逃。李纨道:这有何难,做的好不好都无关大碍,到时我胡乱写几行字就完事了。探春湘云不觉笑了起来。外面宝玉正和卫若兰谈的浓热,两个聊完家事又谈各人喜好。卫若兰一提起习武打拳便眉飞色舞的,听的宝玉索然无趣,面上不肯显出,仍不停应和点头称是。卫若兰便问宝玉练弓不练,闲了比比各人臂力眼力。宝玉笑道:我们这里有个天香楼,时时有家人在那里习射,不如我带你瞧瞧?卫若兰道:来日方长,也不在这一时。如今世道不兴,天灾人祸频出,战事不断,只恨不能食戎羌血,餐胡虏肉,为朝廷效力。日日守在家里都憋的屈。宝玉道:这不过是一时的不兴,将来平定战乱就好了,咱又何必多虑。卫若兰正要作答,忽听湘云喊他们到屋里坐,两个不则声往房内来。大家团团围坐磕着瓜子,说说笑笑的。忽见麝月进来,笑着和各位点头。宝玉道:你去哪儿了,连影子也看不见。麝月道:这不回来了不是,刚刚听茗烟说的街上都关门闭户的,一伙流民闯入衙门,嚷着要杀了当官的,说都快饿死完了,都乱着要造反。只是以后还怎么到外面买菜呢,故而发愁。宝玉闻言不悦,低头不吭一声。众人都有憋闷之感。半晌,麝月道:邢姑娘刚才来找大太太借粮米,说没有闲钱了。宝玉便知邢岫烟年初和薛蝌完了婚,因家贫难捱,故和邢夫人借银,便问借了没有。麝月说不清楚。卫若兰,湘云,探春,李纨,黛玉都道:咱们也帮帮他,出些银钱给他。宝玉道:正该如此,不过宝姑娘和姨妈,薛大哥怎么不帮?麝月道:依我想来也帮过,只是他家里天天吵闹,那两个怕是不愿意帮他,或者邢姑娘见他家里乱着,不敢上前也不敢说。大家都点首称是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