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瑞深的博客

作伪心劳日拙,作德心逸日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顶风也走路呀 逆水也撑船 活在世界上 从来不怕难 做个有心人 意志坚如磐 不管山多高 不管路多险 一直朝前走 步步苦登攀 险峰风光好啊 目标在眼前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真诚说明:头像上100%就是本人。 你认识我吗?若不认识交个朋友好吗?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葵酉本红楼梦】第104回 毒中毒薛姨妈添病 计上计夏金桂焚身  

2014-08-26 22:20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话说宝玉又装样子读书去了,薛姨妈和宝钗到外屋坐着。宝钗道:妈病儿好些没有,我再给妈买些药去。薛姨妈叹了口气道:我这病非药能治,皆是你哥哥的事闹的,待我多散散心就好些了。正说着,忽见宝蟾掀帘子进来道:太太,那个搅家星家来人了,正在他房里唠嗑呢。薛姨妈诧然道:来了几个,都是谁?宝蟾道:还能是谁,他从小时就死了爹,又无同胞弟兄,只有一个寡母,是他的母亲来了,还带着两个丫头。薛姨妈站起道:亲家母来了,那得去迎,不然被他知道了笑话咱没规矩,也不是大户人家的作风。便叫宝蟾和他一同去,宝钗不愿过去,就守在屋里坐着。原来金桂只有此一个母亲,自小就对他娇养溺爱,百依百随的,因此未免娇养太过,竟酿成个使性弄气、气质刚硬的骄奢脾气,因思念女儿多时,有多年未见,便来探望女儿。金桂见母亲来了,不觉扑到怀里哭了起来。金桂之母见状惊讶道:女儿敢是受了他们的欺负不成?金桂道:女儿命苦,丈夫、婆子、小姑都挤兑欺负我。丈夫已经惹了官司,被砍头了,他们见我势弱,都合伙来欺负我。宝蟾那死丫头在咱家还老老实实的,到了他家就变了个人,不但不帮我,反跟他们一势,日日打骂我。女儿现在守着寡,又被人辖制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,不如死了算了!金桂母听了,气的脸也青了,道:我到那府里找你不着,多方打听才知你住在这儿了,以为女儿日子过的顺心,谁知被他们揉搓。又低头小声说:咱过不好,也别叫他们过安稳了。女儿把他家的值钱东西都拿了,咱们偷跑回家过去,娘再给你找个好的。金桂道:往日我拿了他们好多金首饰,本来想托宝蟾偷拿回家去,谁知他跟我不一条心。东西只好放起来了,娘今儿既来了,就带回去吧。金桂母听了脸上绽出一丝笑意,道:还是我的女儿能干。金桂道:娘先回去,我再弄点多的再走,不能便宜他们了,平日里是怎么待我的。一语未了,只见薛姨妈、宝蟾进来了。金桂母忙笑着起身迎道:亲家母来了,快请坐下。金桂也笑着道:给婆婆请安。薛姨妈道:亲家也有好些日子没来了,确实挂念的慌,宝蟾,倒茶去!宝蟾应了一声出去了。金桂母道:桂花不懂事,让太太操心了,我刚刚正骂他呢,说他有这么好的婆婆,还不知足,不知女儿平日里惹婆婆生气没有。薛姨妈笑道:那有的事,桂花一向孝顺的很,家里没有不赞的。一时宝蟾端过茶来,金桂母接了,笑道:这丫头以前在家里也温顺的很,我喜欢他,就让他陪桂花嫁过来了,不知在这里可听话。薛姨妈笑道:他挺好,没有什么。金桂低头拿帕子拭泪道:婆婆不怪罪孩儿,孩儿实在羞愧,刚刚听母亲一番教导,孩儿才知平日里待人太狠毒了些,以后再不这样了,求婆婆原谅孩儿。薛姨妈道:媳妇休要自责,婆婆不怪你,都是蟠儿不好,不关媳妇的事。金桂母道:婆婆是个良善人,桂花可要尽心服侍的好,若听说有人抱怨一句,我可不依。金桂道:娘亲就放心吧,女儿从此不敢不孝顺婆婆,过去怎么样就权当作风刮走了,以后我必是温顺对人。薛姨妈见他这么和善,竟当了真了。于是大家吃过饭,金桂母又住了几日就要回去,临走,金桂偷偷把个锦盒交给了他,薛姨妈、宝钗、袭人将他送到山下才转身回来。宝钗母女觉得金桂几天安静,待人忽亲热起来,想到必是他母亲劝好了,都有些信了,薛姨妈十分欢喜,独宝蟾哼了一声仍不肯信。金桂日日陪薛姨妈唠嗑,婆媳甚为融洽,金桂特意给薛姨妈做了双鞋子,拿来要他试试合不合脚,薛姨妈暗自庆幸家里安宁,只是见袭人一人独居,偷偷掉泪,也替他难受的慌,时时过去陪他闲叙。这日金桂早早起来,煮了一碗汤端着拿到宝钗屋里,见宝钗刚起来,正在洗手,笑道:平时我对姑娘不好,有些惭愧,今儿特给姑娘端碗汤以示心意。宝钗见他殷勤前来献好,也觉突然,只是笑道:怎么不叫丫头端来,还要亲自动手。你先放那吧,我梳洗了就喝。金桂应了一声出去了。宝蟾刚巧走来,见他走远了,从窗子里探个头道:奶奶别喝那汤,里面定是下了毒。急忙进来把汤端了出去倒在外头地上,又走了进来。宝钗道:不用你说我也不喝,一大早巴巴的端了来,怎不叫人起疑心。宝蟾咬牙骂道:好个歹毒的妇人,待我也给他端一碗去,里面撒了砒霜,给他来个毒中有毒,药死这泼妇。宝钗道:我可没有说要你去端,是你自己要下毒,别连上我。宝蟾道:奶奶怕他做甚,有事了我担着。宝钗道:如今可比不得以往乱的时候了,天下重新治理了,害了人是要吃官司的。宝蟾道:我知道,我不怕。说完一掀帘子出去了。

且说金桂坐在屋子里正在等候佳音,忽见宝蟾掀帘子进来道:宝二奶奶谢谢你给他端的汤,特命我回赠奶奶一碗汤,是才煮的。金桂听了吃了一惊,便知事不谐矣,回头笑道:那就多谢姑娘了,你放在那儿,我梳洗一下就喝。宝蟾微笑点头出去了。金桂望着他的背影,恨的牙根只咬,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。又望着那碗汤思量半天,忽生一计,起身往薛姨妈房里来,恰正见莺儿在门口站着,笑着招手道:莺儿,你过来,姑娘给太太煮了一碗汤,要太太去喝,你帮我给太太传个话,就说汤放在我屋子里,是姑娘要我端的,我要上茅房,来不及端去了,你给太太端了去吧。莺儿不肯去,金桂假装捂着肚子说:哎哟,忍不住了,我给你一串子铜钱,你帮帮忙。莺儿笑着接了铜钱,兴兴头头去金桂屋里把汤端过去了。且说宝钗正在屋里坐着发怔,忽见莺儿慌慌张张的跑来道:不好了,太太出事了!宝钗急忙问道:太太出什么事了,一大早咋咋呼呼的。莺儿道:才刚大奶奶叫我端一碗汤给太太,太太喝了痛的在地上打滚呢。宝钗听了大惊,慌忙赶了过去,见母亲状况实在不好,忙命莺儿去把张德辉叫来,自己赶紧泡了一碗药茶要薛姨妈喝了,把肚子里的汤催吐了出来。薛姨妈吐完了觉的好受些了,但还是肚子难受,宝钗忙把他扶到床上。薛姨妈一边哼哼一边骂莺儿道:这丫头竟这么坏,给主子下毒。宝钗道:不是莺儿下的。薛姨妈道:那是谁下的,莺儿明明说是你煮的嘛。宝钗急的解释不清白,忽见金桂慌慌张张的跑来道:太太怎么了,姑娘怎么给自己的娘亲下起毒来。宝钗怒道:胡说什么,明明是你叫莺儿端了去的嘛,怎么混赖我?我怎么会毒自己的娘!金桂道:哦,想起来了,早上宝蟾端了一碗汤给我,我舍不得喝,就叫莺儿端给太太喝,没想到里面竟下了毒,好个歹毒的丫头,下这么大毒手。薛姨妈嚷道:把宝蟾那个孽障给我叫来。莺儿答应了出去了,只见袭人、麝月也走了进来,都问怎么了。薛姨妈道:宝蟾给主子下毒,快把他捆起来!宝钗忙给母亲使个眼色,薛姨妈有些不解,但也不敢冒失下令,忙道:算了,你们出去吧,不用叫他了,我身上难受的很,叫我歇一会儿。袭人、麝月对望着出去了。宝钗忙对母亲道:宝蟾本意是毒他,是帮咱除掉这个搅家星,不可冒冒失失的捆错了人,这事就算了。薛姨妈摆手道:知道了,你快去找大夫去,我难受的很。宝钗急忙出去看看张德辉把大夫请来没有。谁知薛姨妈喝了汤后,虽是吐了出来,但身子还是受了害,不觉生出一场重病,不久就死去了。宝钗痛不欲生,和袭人、宝蟾等把薛姨妈好好安葬了,金桂自是称心如意。宝钗越发仇视金桂,欲除之为后快,于是和宝蟾商议道:他家里有个老娘,若明打明的把他弄死了,恐被他老娘知道了要告官,还是想个计策为妥。宝蟾道:奶奶不用管我,我过去直把他一棍闷死就迄了。宝钗道:不妥。

一语未了,只见麝月进来道:夏家太太又来了,说给太太哭哭丧。宝钗赶忙迎了出去,只见金桂之母一边大哭着一边道:亲家母,你怎么就这样去了,我来迟了不是。宝钗赶忙把他请到内室。金桂母哭道:亲家母得的什么病,上次来时不还是好好的吗?宝钗便搪塞道:他是积年的老病发作了,找人调治总不见效,宝蟾,给太太倒茶。宝蟾应了一声出来了,金桂也赶来道:母亲来了多大会了,怎不叫丫头来通报一声儿。金桂母道:我是来看看你来着,在山下遇见张总管,他告诉我说亲家母去世了,我唬了一跳,急忙过来瞧瞧。宝钗忙请他好好坐了细说。金桂母说了一会子,非要亲去看看薛姨妈的坟,宝钗要带他去了。金桂进了自己房里,急忙把门关上,把偷薛姨妈的首饰从床下翻出来,意欲交给母亲带走。宝蟾见他把门窗关了,灵机一动,把手指探在嘴里弄湿,戳破窗纸,往里面吹入迷香,金桂在里面不觉睡倒,宝蟾放火烧屋子,燃起大火,自己去到袭人屋里来,正见麝月和袭人在做鞋,便和他们聊了一会儿。不多久宝钗陪金桂母回来,远远看见山庄着了火,吓的赶忙跑回来,只见金桂的屋子烧的屋顶倒塌,里面的人早已埋在下面。宝钗和金桂母大哭着喊人过来救火,不大会儿,莺儿、袭人、麝月、宝蟾急匆匆赶来,到各自屋里端水救火,只闹腾了好大会,才把火泼灭,再一看,金桂已烧死在里面,金桂母儿一声肉一声的哭喊道:我女儿死的不明不白,你们把我骗了出去,就放火害人,我要去告官!宝钗道:太太有何凭据说是我们的人放的火,咱们得一个个查问,把凶手揪出来。因命莺儿、袭人、麝月、宝蟾都站好了,一个一个审问,莺儿说他和张德辉下山买东西才回来,不知道谁放的火,袭人、麝月、宝蟾都说同在一处叙话了,一直不知外头的事。宝钗到火堆里翻出一包首饰,惊讶道:这不是我屋里的吗,怎么跑这里来了。金桂母不觉语塞,结结巴巴道:如今不是讲这的时候,只说这火是谁放的。宝钗道:他们几个都有人作证没有放火,谁知道这火是怎么回事。金桂母也是没法,只得不再提起这事,掏了银子把女儿葬在薛姨妈坟边,哭着离了山庄回去了。宝蟾、宝钗都暗自庆幸,从此少了障碍,都觉省心了些。宝钗见山庄少了碍事之人,对宝玉管的越发紧了,袭人、宝蟾也帮着宝钗苦劝他好好读书,宝玉连出个门都得和宝钗打个招呼,因此不免烦躁起来,又无可奈何,只有顺着。这日宝玉实在烦闷,要到山上瞧瞧,散散心,宝钗许他玩一个时辰就回来,谁知宝玉下山走了,宝钗急忙叫了袭人、麝月、宝蟾把他拉回山上。宝玉大倒苦水道:都憋出病来了,也不让人歇个几天。宝钗从里间拿出一匹布,用剪刀剪成两截,道:古时候有个书生读书半途而废,他娘子正在织布,见他玩耍了回来,就把才织的布铰断了,如今你就和那个书生一样,读书不用心,和这布一样,成了废物。宝玉不耐烦道:这些故事早听厌了,背也背会了,我不过出去玩一会儿,就拿这些来比我。宝钗见他不听,出去去搬救兵,袭人、麝月、宝蟾都来说他,宝玉心想:这些女孩儿个个都入了禄蠹之流,越发惹人厌了。乃道:别再提什么念书,真真让人堵气,我最厌这些道学话。明明是靠八股文章诓功名混饭吃,还说什么代圣贤立言,不过是东拉西扯,装神弄鬼,还自以为博奥,那些书生读了一辈子死书,也没有考取什么功名,都把人弄的呆傻了,还说是阐发圣贤的道理。子曰:人不知而不愠,并没有强求人人都满腹经纶,怎么必要考中功名,人人都成了书呆子才算好的了。宝钗道: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人没有进取心,就只能当个庸夫了,可是一世也不明白事理,必然困惑,到老了怎能不悲戚呢。宝玉道:那些做官的有多少有好结果的,一个人可兴旺整个天下,他自己昏了,整个天下都毁在他手里,那些官员不过白白的搭了性命。天下兴亡,不取觉于你我,只在那一个人清明不清明了,他一句话要官死,官不得不死,我即使考取了功名,又能起多大作用,还是学庄子逍遥游的好。宝钗道:相公把这些出世离群的话当作一件正经事,终久不妥,想人间不是虚幻的,人人都要为衣食奔波,谁也不是活在幻影里。我想你我既为夫妇,你便是我终身的倚靠,论起荣华富贵,虽不过是过眼烟云,但各人一生就那么几十载,怎能穷困潦倒度过,这也是圣人倡导的吗?宝玉道:功名犹如污泥一般,让你我陷溺在贪嗔痴爱中不能挣出,本来人初出生时都怀着一颗赤子之心,是何等的纯洁,却被污浊尘网栓住不能挣脱,实在悲哀。宝钗道:听你说来,赤子之心就是遁世离群、无责无任了,那尧舜禹汤周孔时刻以救民济世为心,竟是可笑至极了,或是污浊不堪了不是?宝玉说不过他,只是低头不语。宝钗道:你既理屈词穷,你从此把心收一收,好好的用用功,考个功名,别让我跟着你受苦才是,也不枉天恩祖德。宝玉没了主意,只得坐下拿着书本翻看。

且说雨村在金陵做州县官,坐在衙门里没精打采的,想起以往在京城里,所见所闻都比这小小知县强过百倍,此生若就此罢休,岂不窝囊,因离了县衙微服往街上闲逛,忽见一群人围着一个乞丐痛打,忙推开人群过去一看,只见一个和尚被人按倒在地,面容似曾相识,再一看,竟是宝玉,忙命众人散开,那几个人骂道:又与你什么相干,想挨揍了不是。再一看,认出是本地知县,都唬了一跳道:大人,这和尚偷了我们的东西想跑,大人要为小的们做主啊。和尚扎挣着起来道:不是我偷的,是那个贼见你们追的急了,就把东西塞给我了,我冤枉啊。雨村道:既然是别人塞给你的,你还给他们,就罢了,别再提起了。那几个人接了东西就一哄而散了。雨村道:你是贾家的宝玉吗,怎么出家当了和尚?和尚道:大人认错人了,我不姓贾,姓甄。雨村猛然想起甄家也有个宝玉,和贾家的宝玉长的一样,心想:这人如今势败,与他说了也无益,理他做甚。忽见那边有吆喝声要路人闪开,急忙躲到一边,甄宝玉刚刚起来,没有来及闪开,被抬轿的上去一番好打,这时轿里有人喊道:住手,把那个和尚叫过来,我看着眼熟的很,问问他是谁。轿夫把甄宝玉推到轿前,北静王从轿里打量半天道:你是贾家的宝玉,我认识你,看你生的眉清目秀,就到我府上做个伴读的吧。甄宝玉听了,似蒙了奇耻大辱,心想:他把我看成贾家的宝玉,以前定是跟那个宝玉有过往来,此公定是个喜欢玩弄娈童的狗官,为我所不齿。挣脱了抬轿的,掉头要走,北静王见他无心理会,只得任他去了。雨村一边看了,认出这人是京城的官员,因投降了戎羌,谋得高官厚禄,今日在街上耍威风,心想:听人说此公爱色如命,不如投合其心意,赠他美色、黄金,或可谋得一职得进皇宫。于是急忙回去找了张如圭,和他商议怎么贿赂北静王。张如圭派人打听得北静王现住在城里某个客栈,忙过去将美女献上,珍宝捧上,北静王欣然笑纳,亲见了雨村和张如圭,将二人官生五级,提拔进了皇宫,雨村自然欣喜异常,暨日就带了家眷赶赴京城应职,不在话下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