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瑞深的博客

作伪心劳日拙,作德心逸日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顶风也走路呀 逆水也撑船 活在世界上 从来不怕难 做个有心人 意志坚如磐 不管山多高 不管路多险 一直朝前走 步步苦登攀 险峰风光好啊 目标在眼前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真诚说明:头像上100%就是本人。 你认识我吗?若不认识交个朋友好吗?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葵酉本红楼梦】第103回 刘姥姥三进荣国府 贾巧姐二哭大观园  

2014-08-26 22:19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话说宝钗掀帘子进来,见宝玉和蒋玉菡在炕上紧抱着翻滚,捂着脸嗔道:作死啊,羞杀人了。急忙往外头走。宝玉和蒋玉菡唬了一跳,赶紧下炕到门外探看,只见宝钗红着脸往袭人屋里去了,都有些懊悔羞惭。蒋玉菡追到袭人屋里,正见宝钗一声不吭跟袭人在铰鞋样子,笑道:我过来瞧瞧你们的鞋做好几双了。袭人道:我看你是才待了几天了,又憋不住要出去了。要走你就走吧,我也不管你了。蒋玉菡道:娘子何苦又咒我,这些日子也没有见过你露个什么笑脸,总是脸绷的紧紧的。袭人道:我懒待说,你出去逛去吧。蒋玉菡笑道:宝姑娘今儿怎么不帮着他说了?宝钗道:你们夫妻俩的事我犯不着插嘴。你放心,以后我不再说你和宝兄弟了。男人们都是心口不一,今儿说改了,明儿又犯病了,说一百遍也没有用,不如不说。蒋玉菡笑了笑出去了。宝钗起身掀开帘角,见他走远了,转过身道:他心里有病,怕我告诉你知道,巴巴的过来一趟。袭人纳罕道:哦,倒是你说说,又是什么事?宝钗道:只是你别跟他闹,传了出去名声也不好听。袭人道:放心,我岂是那不明事理的人。宝钗在他耳边嘀咕了半天。袭人听了,如被雷击了一般,不觉掉下泪来道:咱们怎么都摊上这样的男人,料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闹也无益。宝钗道:由他们去吧,咱也管不住,丢死个人了。两个都拭泪长叹,抱怨自己的命不好。

暂时言不到这边,且说刘姥姥在集上买齐了东西往路上走。板儿又嚷着腿乏了,要在亭子里坐一会儿。刘姥姥也觉脚酸腿沉,把包裹往亭台上一放,和板儿先歇口气。只见两个汉子边坐边指手画脚说着什么,偶尔听见什么贾家被抄,家破人亡了,吃了一惊忙打断道:两位大爷,请问你们说的是那个贾家败了?那两个汉子道:你老人家是从那里来的,竟连这都不知?俺们说的是金陵城的贾府,早已经家败人亡了,抄家的抄家,充军的充军,杀头的杀头,抢劫的抢劫,害命的害命,不死绝了也差不多了。刘姥姥和板儿都诧异要二位讲的清白一点。那两个汉子便把贾府近几年的事说了一番,只说的刘姥姥拿袖子擦泪,因又探道:听大爷们说他们家的凤哥儿在监牢里吊死了,可知道他的女儿到那里去了?那二人道:你说的是贾琏的女儿吧,就在咱这渡口上待着,也该有一年了。说来也可怜,豪门势败,无处可逃,自个儿投身青楼,做了风尘女子。刘姥姥听了含泪大惊道:大爷莫要骗我老婆子家,他不会到那脏地方去的,你肯定听错了。二人道:绝无虚言,胡员外曾多次到烟香院去过,说这妮子年纪小,又是入行不久,就多光顾了几回。也曾问过他是那里人氏,他自己说是贾家的人,他娘亲叫做王熙凤。刘姥姥哆嗦着擦泪道:巧哥儿受苦了,父母都死了,他又投到那场合里,好个命苦的丫头啊!不禁放声大哭。板儿也陪着落泪。那两个汉子见他伤心,都道:老妈妈去过他家不成,或是竟是他们家亲戚?刘姥姥道:是有些瓜葛。又对板儿道:姑奶奶以前对咱有恩,施舍了不少银子给咱。现在他家败了,人也都亡故了,巧哥儿又落到这步田地,咱说什么也得把他赎出来,咱不能忘恩负义。板儿道:那咱就启程吧,就是不知烟香院在那儿。那两个汉子道:就在那州南一条街上,有一个乌衣巷,你到里面一找就看见了,挂着几个大红灯笼。刘姥姥边擦泪边把板儿拉了起来,又往渡口走来。只见秦淮河上夕晖斜照,秋风凄紧,烟水泊客船。数丛沙草,三两只鸥鹭驰飞。客登舟楫马嘶鸣,渔人划双棹。刘姥姥叫板儿回去多取些银子,他自个往乌衣巷来,见巷子里挂着大红灯笼,从里面进进出出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子和几个嘻笑的客官,便知定是这儿了,便踱了过去,要往院里走,被把门的壮夫拦住了,问他找谁。刘姥姥笑道:给太爷道个万福了,我找这里的老板娘。把门的瞪着眼道:这里是男人取乐的地方,你一个老婆子家进来做甚?老板娘那有你这样的亲戚?穿的倒还差强人意,就是这付老脸怎么象是打那乡旮旯里来的,敢是个种地的不成?刘姥姥不觉动了气道:庄稼人又咋啦?如今我做了生意,又买了地盖了房子,还雇人种了几亩田,多少也是个东家了。大兄弟不就是要我拿银子通融通融吗,我有的是!说完从袖子里掏出一绽银子要塞给他。那人笑着推辞道:老妈妈别生气,我不要你这银子。你要找人我给你禀报去,你老先在这儿等着。说着进去通报去了。刘姥姥伸着头往院子里瞧,只见里面的人穿的花花绿绿的看花了眼。过一会儿,鸨母出来扶着门框剔着牙道:是谁找我啊?刘姥姥道个万福道:给老板娘请安了。鸨母瞟了他一眼道:你是谁呀,不认识,到这儿来干什么?刘姥姥道:我是花钱赎人的。鸨母听了道:看这费工夫的,来个穷婆子来赎人,我那有闲心跟他瞎扯!转身要走。刘姥姥忙上去拉了衣裳道:我大老远诚心诚意来赎人,怎么是瞎扯呢!鸨母道:别拉我衣裳啊,瞧你那手脏的。既然要赎人,就进来一说,银子不够了可不行。刘姥姥道:有银子,有银子,老板娘放心。于是跟他进了后院房里。鸨母坐了问道:你要赎那个,说来听听,我叫他出来见你。刘姥姥道:你这里有个叫巧哥的吗,就是贾家的孩子。鸨母道:是他呀,来人,把巧姑娘叫出来。下人答应一声到外头去了,不多时把巧姐推了进来。刘姥姥打量半天,见他脸上涂脂抹粉,擦着胭脂,目光却怔怔的带一丝愁意,正是巧姐,长成个大姑娘了,含泪叫了一声:巧哥儿,你受苦了,姥姥来赎你了。巧姐呆愣着望着他道:你是谁啊,我不认识啊。刘姥姥道:孩子,你那时小,还不记事。我是你的远房亲戚,你该叫我姥姥的。巧姐猛然想起以前父母说过有个刘姥姥到过他们家,他的名字就是这个姥姥起的,不觉大哭着扑到刘姥姥怀里。刘姥姥也不住擦着泪。鸨母不耐烦道:银子带来了没有,光哭个什么劲。刘姥姥道:孙子回去取银子了,明儿过来。我先在客栈里住一夜,老板娘等好了。鸨母道:那你快出去吧,等明儿带了银子再来。说好了,得一千两银子,不然就滚蛋!刘姥姥道:一千两就一千两。巧哥儿,你等好了,明儿姥姥来接你。巧姐含泪答应了一声。刘姥姥蹒跚着出去了,在集上的客栈住下了。第二天早早起来,在渡口吃了饭,站在柳树下等板儿过来。直等了一个时辰才见板儿急急忙忙赶来,把包裹交与刘姥姥。两个往烟香院来,把银子交给鸨母清点了。鸨母把巧姐一推道:走吧,你姥姥赎你了。天天也不听话,使也使不动,服侍客人也不尽心,留着也是赔钱,走了也好。巧姐哭着跪谢,被刘姥姥急忙扶起,一手拉着一个往渡口来。一路上巧姐哭骂舅舅和蓉蔷不停,说自己是被狠舅奸兄所卖。刘姥姥听了气的浑身乱颤,道:这算什么一家子骨肉,简直连牲口都不如!又问巧姐吃过没有,带他到饭铺里吃了饭,便要带他到城外乡下自己家里去住。巧姐道:姥姥恩情终生难报,只是孙女惦记着家里,想回去再看看。刘姥姥道:我也怪想着老太太、姑奶奶他们的。虽说人不在了,可园子的一草一木都叫人想的慌,我陪着巧儿回去看看。便要三进荣府,雇了马车往金陵赶来,只到了未时才颠簸着来到贾府北门。三个下了马车,流着泪往大门望去。只见荣府大门石狮子犹在,三间兽头大门涂抹的脏兮兮的,画了些人脸猫狗;匾额歪斜着要掉下来,不见了簇簇轿马和挺胸叠肚、指手画脚的看门人;门前歇着些生意担子,有两个老者拿了草纸匆忙到园子里去方便;几个小孩子骑在石狮子上打闹,还有一个正在拿脚去蹬大门;墙头上也骑着两个小孩子。刘姥姥和巧姐、板儿踏进园子,却见多了些残垣断壁,枯草摇曳,落叶遍地,煞是凄凉宁静。雕梁画栋破损缺失,游廊厢房不见挂着各色鹦鹉画眉,只有几只麻雀停栖。穿过一条大甬路,进了荣禧堂,却见大紫檀雕螭案上铜鼎蒙尘;桌翻椅歪,墨画被人扯烂,便知感叹。又来至贾母房中,不见了珠围翠绕之人,只看见屋里摆设齐备,听不到往日笑语欢声。刘姥姥想起当年情景,鼻子一酸,大哭道:老太太、姑奶奶,老身今儿又来看你们了。怎么一个个都去了,留下我这老妖精还活着。我把巧哥儿带回来了,姑奶奶,你看看巧哥儿吧。说完哭的堆坐地上大放悲声。巧姐、板儿也大哭起来。刘姥姥扑到案上泣个不住。板儿拽他不住,任他哭了一会,三人才又到别处看了看,皆是触景伤情,心里着实感伤。刘姥姥陪巧姐到贾琏院里看了看,更是牵动旧情,号啕大哭。巧姐到了自己房里伤心去了。刘姥姥想起平儿等如今都不在了,只哭的肝肠寸断,死去活来。三个又到宁府看了,皆是一样的哀痛。巧姐道:刚刚在那府里看见几处住着人,都不大认识,想是别处还有人住着。咱们到大观园里看看还有没有人住着。谁知到了园子里一瞧,更是苍凉萧条,不见一人。巧姐不免大哭了一场,又到各人屋里看了看,忽然看见贾蓉、贾蔷说笑着从那边走来,吓的忙躲到一边。因到怡红院一探,忽见王仁在里面翻找东西,悲愤盈怀,上去指着骂道:好个狠心的舅舅,不问骨肉亲情,把外甥女卖给妓院,连猪狗都不如!王仁吓了一跳,道:巧儿怎么回来了?巧姐道:幸亏恩人相救,不然终生也报不了仇。说完扑上去又抓又打。王仁一边躲闪一边道:是你哥哥指使的,你别怨我!说完急忙跑了出去。板儿也握紧了拳头去追他,幸亏王仁腿儿跑的飞快,没有被追上。巧姐往那边望了望,又哭道:我明白了,如今这园子被这些畜生霸占了,我为园子一大哭!娘亲在天有灵,也来看看吧,这里不是咱们的地方了,都是强盗的天下了。不觉哭的死去活来。刘姥姥好歹把他劝住了,三人又往惜春房里来。刘姥姥在惜春房里翻出一张画来,哭道:四小姐手巧的很,把个园子都画下来了。我拿着回去,以后时常看看这画,权当又把园子逛了一遍。怎么四小姐那样一个聪明灵巧的人却出家了呢。不禁长叹一声,泪如雨下。板儿把大观园图卷好了,放在包袱里带着。三个离了园子,出了贾府,叫了马车,往乡下去了。

且说刘姥姥的村子在城外的小王庄,一听说王家带回个公府小姐,都挤了一屋子的人来瞧,都说:这闺女真俊,怎么好好的就家破人亡了呢?刘姥姥拿出大观园图给大家看,笑着指道:这是正门,这是角门。众媳妇婆子都道:哎哟哟,好气派的园子!要是能住上几天,死也值了。怎么上面画的还有人?姥姥都说说是谁。刘姥姥道:这个是老太太,那个是姑奶奶,这个是二小姐,还有林姑娘,都在上头呢。一媳妇笑道:这个定是姥姥你了,画的还真象,一眼就认出来了,在拿筷子夹菜呢。刘姥姥笑道:四小姐真逗,连我这粗老婆子也画上去了,还真象那么回事。看着看着,又忆起往事来,不免眼睛又湿润了。这时,王狗儿做完活计回来了,和刘氏进来道:巧姑娘带来了吗,真可怜见的。板儿拿眼去看巧姐,越看越爱,竟有些呆了,看的巧姐红着脸扭到一边去。刘姥姥见状,也笑了笑。等众人都散去了,狗儿夫妻把刘姥姥拉里间道:岳母也忒痴了,竟花了恁大的银子把人赎出来,虽说知恩图报,也不至于倒贴恁多。刘姥姥道:如今咱也有钱了,还不是姑奶奶帮的,咱能忍心看小姑娘掉火炕里不救出来吗?狗儿道:钱也已经花了,再提也要不回来了。我想着巧姐在咱家住着也不是个事,想把他说给邻庄的周家,可是人家听说是从窑子里救出来的,说什么也不肯要。如今巧姐在咱家供着也不是,使着也不是,倒是怎么着才好?刘姥姥道:你要敢偷偷把他赶走了,我跟你没完。他在咱家,有我一口就有他一口。他饿了给他端吃的,渴了倒水喝,你少动歪脑筋再把他卖了。狗儿夫妻劝不过他,都叹着气出去了。刘姥姥刚把画儿收起来,只见板儿进来道:姥姥,不如把巧姑娘许给我吧。我见了他那模样,爱还爱不过来,怎么忍心再说给人家?刘姥姥听了一怔,道:我倒不嫌弃他,可就是怕你爹不允。板儿道:我去跟爹说去。转身出去了。青儿进来陪巧姐叙家常,两个倒也亲热和睦。且说狗儿听儿子说要娶巧姐,拿着擀面杖去打他。板儿是个不怕打的,伸着头要他打。狗儿坚决不允,板儿赌气离家出去几天。狗儿夫妻慌忙四处寻找,见他在哥们家喝罪了,就把他劝回来,答应他娶巧姐了。板儿听了兴冲冲的,干起活也有劲头了。可邻居们都看不起巧姐,说他一个烟花女子不配跟板儿成亲。刘姥姥忍耻为板儿、巧姐办了喜事,邻居们也都不再议论。从此巧姐成了一名纺绩的村妇,和板儿过起了日子,倒也和合。

且不说巧姐后来如何,只说宝玉在紫檀堡因与宝钗情意不合,夜里也不肯上床去睡,只干坐着发愣,心里还念念不忘魂飞天外的林黛玉。宝钗几次催他睡了,他都不理不睬,即使勉强睡了,梦里喊的还是黛玉。宝钗越发动了气,和他吵闹了起来。宝玉起身就走,要去找蒋玉菡。宝钗以为他恋着蒋玉菡,哭着去和袭人商议说:他两个竟是分不开了,咱们算是什么?袭人也气的七窍生烟,去和蒋玉菡哭闹,要他别跟宝玉来往。蒋玉菡借故离开紫檀堡,又到外头和别人鬼混去了,竟五六天不归家,袭人只有坐着生气落泪。忽有一天,蒋玉菡回来拿东西,还带来一个女的,模样儿比袭人高出一倍,也不知是谁家的小妖精。蒋玉菡说从此不回来了,要跟这小娘子过了,已经在城里买了房子。袭人越发哭闹,拽着小妖精就是撕打,被蒋玉菡怒着拉开了。他二人掉头而去,一去不回。袭人眼见没有了指望,日日在屋里啼哭,幸好有宝钗来陪他倾诉。两个皆是一样的悲戚,都说这世上没一个男人可信的过。袭人又几次到城里去找蒋玉菡,苦口婆心要他回心转意。谁知蒋玉菡对他已死了心,再也劝不回心来。袭人只得在山庄干巴巴的度日,也非一时可道的尽。且说薛姨妈因儿子命绝而一病不起,将养了几日,才有些好转,见宝玉、宝钗不合,便来劝宝玉道:我的儿,可别再做傻事了。自古道:千里姻缘一线牵,你这玉非金不能配的,这都是月老预先注定,你再想着你林妹妹又有何益?你们注定今生无缘。既然你和宝钗有机会作了夫妇,这也是月老的意思。你不可再有别的念头,想了也无用,早晚还是一散。宝钗待你够尽心了,你还对他那样,你是要把我气死才甘心?你还有没有良心,当初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,又是谁救你出了虎口,摆掉赵姨娘他们的?没有宝钗找人救你,你现在还有命吗?从此可别再怄气了,老老实实过日子要紧。宝玉听了,颇觉惭愧,低头半日道:姨妈说的在理,都是我不好,以后我不会再惹他生气了。薛姨妈道:这还算是明白。蟠儿死了,你再一走了之,我还指靠谁去?说完捂口哭了起来。宝玉忙好言劝住了,只见宝钗进来,眼睛红红的。宝玉道:我以后好好用功,不让姐姐操心。宝钗破啼为笑道:只要是别骗我就好。宝玉便回屋里看书去了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