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瑞深的博客

作伪心劳日拙,作德心逸日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顶风也走路呀 逆水也撑船 活在世界上 从来不怕难 做个有心人 意志坚如磐 不管山多高 不管路多险 一直朝前走 步步苦登攀 险峰风光好啊 目标在眼前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真诚说明:头像上100%就是本人。 你认识我吗?若不认识交个朋友好吗?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 戏改葵酉本红楼梦 第83回 史太君临终念子孙 王夫人膏肓托儿女  

2014-08-25 01:23:25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且说自园中十二个小戏子走后,宝玉又将怡红院里袭人辈悉皆放出,只留一个麝月陪着读书,加上春燕,司棋,莲花等放回,迎春出嫁,宝钗搬走,香菱亡故,园里益发冷清。

宝玉被父拘束住,日日夜夜佯读书。

大观园里静悄悄,宁府子弟乐逍遥。

每日习射吃赌嫖,烹猪宰羊乱糟糟。

害得厨役诉冤屈:近年频频闹旱涝,

田上米粮交不齐,连年蝗灾收成孬,

外头难买新样菜,怎奈爷们嘴儿刁?

动则不打便是骂,个中苦辣谁知道。”

贾蓉挥拳又要打,幸被尤氏劝住了:

这话原本倒不假,如今细米也难找

东府那里老太太,吃饭也把粳米嚼。

你们未见乡下人,掘尽草根吃不饱。

都是老天不开眼,只能将就一点好。

众子弟听他如是说,那里又缺咱们的,

贵了多出一点钱,还能挡住爷吃喝。

纨绔子弟不知事,斗鸡走狗是非多。

哪晓柴米油盐事,实难劝服空白说。

回想石头青埂下,不耐凄凉和寂寞。

欲临人世享富贵,只惭道行不够格。

虽说飞来亦飞去,怎奈天高地广阔?

幸蒙二仙携来此,诸般世面都见得。

前回元妃大省亲,富丽豪华实难说。

石头得意未枉临,只惜贾家益日薄。

不似从前热闹事,岂知将来又如何?

石头无心再滞留,重寻锦衣豪门阁。

连日思量也多时,忽然想到人一个。

金陵甄府甄宝玉, 我去定会欣然接。

立马动身离贾府,腾空而起越城阙。

好个妙绝人间世,花花绿绿好景色。

一日到了江南岸,贾府甄府差不多。

进去一看大吃惊,园里荡荡草枯竭。

落叶堆燃烟轻扬,有人哭泣声哽咽。

口中直把妹妹叫,“来迟一步不等我。”

憔悴公子对枯骨,石头怎知是为何?

口吐人言上前问:莫非贵府历劫掠?

公子惊愕回头看,晶莹美玉凭空悬:

吾本荣府公子衔,因闷出来逛江南。

甄宝玉道:好怪异红颜知己先我去,

吾家被抄遭贼欺,说亦无益莫再提。

却原来他家有个尚书官,屡获战功却被陷。

不但本人遭凌迟,举家也都受株连。

吾今业已万念灰,欲投佛门把身安。

石兄还是回去吧,跟我更加不堪言。

石头说道“法力尽,劳乏公子送回还。

公子思量不可,把它揣入袖里边。

葬了白骨离开家,佛门寺内剃度完。

一路化缘石头城,再送顽石大观园。

无端丢失通灵玉,宝玉失魂若木鸡。

丫鬟仆妇哭奔走,太太小姐干着急。

举家不宁闹哄哄,贾母颤颤苦哀泣。

捶胸顿足呼冤家,急令众人四处觅。

宝玉还道劳什子,丢就丢了不可惜。

贾政叹气声连连,转来转去在屋里。

一时来了赵姨娘,幸灾乐祸说不济,

又说早点备后事,便被贾母骂出去。

急忙请了张道士,备符代玉来护体。

约么过了一个月,忽有和尚来送玉。

贾母忙叫人去请,和尚进来频施礼。

尤氏拿玉见贾母,贾母接玉脸上喜。

转手递给王夫人,亲给宝玉带上去。

众人打量这和尚,惊讶笑道好稀奇:

同咱宝玉一个样,原是江南甄宝玉。

和尚自叙不幸事,满屋闻听皆唏嘘。

坐下吃茶歇歇乏,两个宝玉话投机。

大家陪着聊多时,这才散了各东西。

贾母回去身上热,扎挣两天竟难起。

日间夜里脸作烧,茶饭不进面色虚。

儿孙心中似油浇,遍寻京城请名医。

银两花了不老少,无奈病情无转机,

宗室子弟来探望,偷偷掉泪互叹息。

贾母亦知寿将尽,要见贾府众子弟。

一时半会都来到,轮番看视有次序。

所有话儿都嘱到,后事要办用梯己。

紧紧拉住宝黛手:最不放心你和你,

两个冤家要和睦,莫再吵嘴赌怨气,

宝玉不肯把书读,也别督促和紧逼。

宝黛闻听泣无声,贾母又道太可惜:

见不到你俩把亲成,一块心病终难去。

又嘱邢王尤李凤,见过贾兰命归西。

贾氏一门放声哭,肝肠寸断悲戚戚。


且说贾家办丧事,亲友故旧都来齐。

湘云夫妻来守灵,哭得来又去。

探春黛玉含泪劝,方才止悲停呜涕。

谁知皇宫事更多,好多官员被波及。

所犯何事难知晓,死活不明难叙及。

故此吊唁客来少,反不如可卿排场巨。

 

倏忽几月光阴过,凤姐告恙卧床息。

夫人探视转身回,欲看宝玉读书籍。

走到湖边遇小鬼,披头散发面凄厉。

一个又象是金钏,生拉硬拽推湖里。

扑通一声失了足,几个小鬼无踪迹。

丫头哭喊叫来人,小厮经过忙救起。

谁知园中阴气重,主仆病倒一大批。

皆是瘴疫鬼气致,好在服药皆愈。

只是夫人不见好,谵语绵绵病不起。

大夫看视不稍减,更加发狂胡乱语。

一日闻得木鱼响,两人登门来献计。

癞头和尚跛足道,言道“太太是冤疾,

皆因促狭鬼儿闹,可用通灵除邪气。

便把通灵悬门上,妆模作样念咒语:

邪气虽除病未好,仍须服药来调理。

说着回头便无踪,何须贾政白备礼。

夫人躺了两天,省了人事不乱语,

只是身上仍发热,贾政出外请名医。

开了方子吃了药,不见好转反加剧。

名医卷钱跑了路,夫人命绝欲断气。

嘱托宝玉苦读书,取得功名考科举。

宝玉哭得成泪人,黛探凤李也抽泣。

家人个个悲欲绝,夫人撒手归了西。

一年竟遭两回丧,寻死觅活泪如雨。

只有一个赵姨娘,假意啼哭趁心意。


一切丧事不消述,宝玉伤心几过度。

贾政怕他憋出病,也不过于逼读书。

贾母逝后鸳鸯女,发誓决不离贾府。

独居深院做针线,贾赦却也无暇顾。

当年之事或忘尽,因见式微议家务。

巧姐亦到及嫁年,不免张罗寻夫主。

贾琏既忙官里事,平安洲里有公务。

展眼夏去秋又至,宝玉怔怔坐当午。

麝月摆饭懒的吃,连哄带怄白催促。

搁下饭碗歪床上,一时忽然泪如珠。

麝月摸不着头和脑,劝他出去散散步。

宝玉随便园中行,却见那——

闲阶朱门杳无声,西风无情落繁红。

庭墙香尽草枯萎,池苑花谢叶凋零。

几处门关窗掩闭,衣带飘忽乱秋风。

宝玉抿发风口站,周遭眺望心伤痛。

鸳鸯玉钏眼前过,说道贾赦又高升。

不知后事如何续,客官下回接着听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