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瑞深的博客

作伪心劳日拙,作德心逸日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顶风也走路呀 逆水也撑船 活在世界上 从来不怕难 做个有心人 意志坚如磐 不管山多高 不管路多险 一直朝前走 步步苦登攀 险峰风光好啊 目标在眼前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真诚说明:头像上100%就是本人。 你认识我吗?若不认识交个朋友好吗?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戏改《葵酉本红楼梦》第81回 避祸念旧凭带为媒 承辱怀怨蓄恶结党  

2014-08-23 10:47:34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话说孙家来人接迎春,邢夫人冷落懒相问。

迎春忍悲强辞别,此一去狼窝虎穴断芳魂。

忽见宝玉远赶来,呼请停轿泪沾襟。

满脸怒气开了言,要去评理找狼孙。

迎春心惊忙摇手:“不可招惹混账人

陪着白受腌臜气,他们那肯将理论。”

宝玉执意劝不住,孙家婆子笑他蠢。

恰见夫人急赶来,呵斥宝玉又犯混:

“年轻人哪有不磕碰,磨合日久自知心。”

宝玉只得低头回,王夫人爱抚慰迎春。

 

宝玉憋闷慢走去,却见怡院大开门。

听得院内闹嚷嚷,葵、豆、艾官攘袭人。

诧异她们既出院,干娘带出自嫁聘。

咋又回来将事闹,事出蹊跷必有因。

只听艾官怒骂道:花点叭儿狗假温驯,

人前惯会装狐媚,背地胡乱嚼舌根,

瞒过宝玉瞒不过我!今儿定告二夫人,

谁是真正狐狸精,引诱公子坏了身!

宝玉闻言大吃惊,多日怀疑似成真。

又见艾官复提起,心中更是明三分。

忙来拉住艾官道:且别大声让人闻。

艾官回头见宝玉,一把抓住又启唇:

宝爷来了评评理,帮着我们把冤申。

都是袭人乱咬舌,害的我们离园门,

再要进来登天难,今生今世不遂心。

说完三个皆大哭,宝玉也把泪花沁:

太太现就在那边,回来看见祸事临,

有话咱们轻轻说,不要再添遭殃的人!

袭人一边亦发怒:污蔑冤屈血口喷,

你们不是园里客,我就撵得恁出门!

葵官冷笑把话搭:谁人知你啥居心?

怎么人人都不对,太太不挑你半分?

你们所为人皆知,怎就不见是他们。

你和太太心最贴,每月多拿二两银。

打量我们不知道,你和二爷有绯闻,

晴雯姐姐曾说起,休想混赖瞒别人!

豆官话音刚落地,宝玉大惊作揖勤:

求求各位好姐姐,再提大祸要临门!

 艾官三个执意告,宝玉急得似猢狲。

拉了这个扯那个:太太见恁就烦心,

怎么可能听恁讲?莫再招惹是非根!

三个听听似有理,咬牙切齿语纷纷:

便宜了你这叭儿狗,出去可别怪我们,

自毁名声都怨你,是你出事太私心。

 

葵豆艾官悻悻走,袭人气得喘不匀。

宝玉回头望望她,乃叹最恨是非人。

不觉珠泪往下掉,可怜伶俐俏晴雯。

袭人起身去倒茶:二爷想是渴得很,

喝杯茶儿你再说,省的说干唾与津。

随便你们怎么想,说下天来不肯信。

眼看天气越发凉,我要做活去拿针。

绮霰、秋纹并碧痕,说说笑笑进屋门:

“艾官他们人三个,嘀嘀咕咕说告人,

要到厨房找柳家,不知说谁要当心。

袭人一听慌外走,宝玉后面急忙跟。

赶到厨房见柳家,手拿青菜端着盆。

看见宝玉忙止步,往里探头笑吟吟:

二爷要换新口味,何必巴巴亲光临?

但见媳妇婆子都在忙,并不见三官与袭人。

问过跺脚皱眉道:真个是惹火来烧身!”

悄语柳家觅春燕,怡红院里等音讯。

柳家媳妇忙遵命,宝玉仍去找袭人。

 

不觉来至柳叶渚,一径柳堤走来顺。

白练蜿蜒见宽豁,曲曲折折向东伸。

绕向北边柳繁茂,槐树参差蝉凄吟。

堤上几人撕拉扯,互不相让骂声频。

宝玉上前忙劝解,奈何三官气不愤。

吵吵嚷嚷不罢休,定要宝玉驱袭人。

二爷赌气都赶走,留着哪个让省心?

 

一时回到怡红院,丫鬟婆子一大群。

麝月笑问是何节,请来大家要干甚?

可巧贾母来传话,宝玉吃饭进中门。

春燕软语悄声道:二爷要放屋里人,

无论家里与外头,一律放出任自聘。

麝秋碧绮觉愕然,何婆、夏婆喜得紧:

二爷就是活菩萨,如此大大得人心。

众人欢喜兴冲冲,闷煞袭麝秋绮痕:

 “奇哉怪哉见了鬼,啥事牵扯到我们?

 

且说众人陪贾母,贾母气色亦大逊。

饭不几口便觉饱,听说笑话亦无神。

强撑着要打瞌睡,哪还顾及儿和孙。

一时大家吃毕饭,漱口净手要起身。

 

邢尤探黛先已走,王家姑侄边相问:

“司棋关了这么久,十锦香袋可查询?

凤姐摇头说没有:要不再就再派人?

夫人冷笑道不用,“定是司棋不留心。

太太所言至情理,可让他老子来领人?

夫人连声骂糊涂:做事不会动脑筋。

奸夫淫妇不严惩,将来如何震慑人?

至少打个四十板,杀鸡儆猴正人伦。”

凤姐点头向宁府,宝玉又在后面跟。

呵斥快干正经事,认真念书读经文!

宝玉笑道有话说:如今家里日渐贫,

不如放人省开支,自此安心读经纶。”

夫人心里明大半,笑着点头示应允。

 

黛探远看母子去,各自告辞各回门。

一缕冷风吹进来,一身虚汗咳又频。

黛玉抱臂看秋色,萧索凄冷欲落魂。

紫鹃赶来将衣送,急急忙忙披上身。

笑骂罗里又罗索,哪里就会冷死人。

一时回到潇湘馆,床上看书至黄。

忽见绮霰泪汪汪,道别紫鹃出远门。

紫鹃伤感把泪落,引得黛玉诧异问。

二爷已将丫鬟遣,她来和我道离分。

袭麝秋碧皆回家,宝玉竟不留一人。

黛玉呆呆说声好:是怕太太难他们,

不如明天你也走,我学宝玉撵撵人。

姑娘真会开玩笑,这样说话忒没劲。

言罢随即转身走,留下黛玉独伤心。

窗外秋风拂翠竹,枝节细叶落纷纷。

叹息风声熟难辨,更觉凄清头发昏。

晨晓天明宝玉起,茗烟拉马出后门

来到袭人家门口,但见房舍阔而新。

花木葱茏气象好,日子不逼从前贫。

因又问及袭人好,做媒琪官来说亲。

自芳听了先一愣,随后喜笑谢不尽。

自此袭人归玉菡, 紫檀堡里享温馨。

怡红院里留麝月,三朋四友聊解闷。

太太得知袭人嫁,颇感诧异意微沉。

思及司棋尚未罚,痛打一顿配了人。


话说香菱跟宝钗,断绝那边一径心。

自觉不久人世间,夜里挣扎起病身。

闻听远处捣衣声,却见月色寒气侵,

自比嫦娥苦寂寞,已是辛酸泪满襟。

长叹一声踱进屋,躺在床上梦竟真。

道士相拥高声哭:怜儿有命无有运,

今将坐北亡乡女,肝肠寸断为父心。

“儿本姑苏阊门氏,为父名费字士隐,

当年元宵儿被拐,家宅亦遭大火焚。

为父三劫往幻境,情榜销号寿九旬。

获悉儿先一步去,来送一程慰父心。

香菱听罢痛心肺,紧紧抱着老父亲:

女儿受苦并受难,父亲怎迟到如今?

士隐哭道无奈何,一僧一道忽飘临,

推开士隐拽香菱,带往幻境报香魂。

哭声惊醒小舍儿,哭告宝钗并母亲。

只见香菱已病亡,并声大哭天地昏。

 

且说香菱往太虚,香烟袅袅飘进屋。

仙姑怜她遭际苦,许他故里见老母,

香菱自是谢不尽,一魂悠悠往姑苏。

故乡富贵繁华地,熙熙攘攘人头簇。

十里长街仁清巷,早已不是旧面目。

大如州去寻封氏,封氏兄家苦度日。

正同兄长集市上,见一美女立身旁。

花容憔悴露悲色,眼含热泪痴相望。

欲要安慰将唇启,却见埋怨把女忘!

要她亲看眉间记,封氏忙忙细打量。

猛然想起昨夜梦,如雷灌顶忽悲伤。

香菱泣语儿愚呆,“待人诚直成妄想。

只悔心机独缺失,落得薄命早夭亡!

封氏听后痛伤心,欲带儿归拉衣裳。

怎奈苦命不由身,瞬间踪影已渺茫。

仰天大哭天不应,空空如也徒悲伤。

邢夫人既将司棋撵,怀恨嫁于潘又安。

誓难解恨要报仇,心思行窃结党奸。

宝玉闻听浑身颤,摇摇晃晃扑床前。

麝月端茶问所以,知为司棋不再劝。

宝玉哭泣竟睡去,却见春燕众丫鬟。

追着袭人直要打,幸有护花蒋玉菡。

宝玉边拦边笑道:兄和袭卿可和欢?

秋碧绮霰很偏心,独留麝月在身边。

又见司棋也发嗔,香菱走来笑请安。

幕幕惊心猛惊醒,一身大汗透衣衫。

麝月进来哭相告:香菱已归情恨天。

因而又悲二姐姐,麝月忍泪进套间。

忽听外边有人问,咱们下回再改编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