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瑞深的博客

作伪心劳日拙,作德心逸日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顶风也走路呀 逆水也撑船 活在世界上 从来不怕难 做个有心人 意志坚如磐 不管山多高 不管路多险 一直朝前走 步步苦登攀 险峰风光好啊 目标在眼前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持之以恒不动摇 理想定实现 真诚说明:头像上100%就是本人。 你认识我吗?若不认识交个朋友好吗?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长篇叙事古风]鱼水喋血之梅花惨案  

2008-02-18 02:29:29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四、梅花惨案

南屯东北三四里,

大村有名是故意。

故意地处三县界,

逢三排八是大集。

 

这天正是十月八,

赶集人流哩啦啦。

陆陆续续人六个,

来到油坊老郭家。

 

做油把式郭老开,

小磨香油名在外。

今日生意特别忙,

多人门外把队排。

 

老开有子郭应山,

常年串村敲铜盘。

买卖公平名声好,

见人远远带笑颜。

为此人称笑油郎,

大人孩子都喜欢。

 

今天应山把油卖,

见面问话特奇怪:

“隔年芝麻还有吗?”

“三姑托我换荞麦。”

 

只要这话答对上,

应山就往里屋让。

等到天黑主顾少,

郭家油坊闭门早。

 

八仙桌上点油灯,

相聚之人不陌生。

西山冯达李凤翔,

城北乏马牛妙亭,

还有南高一杨仪,

王宫校长程雪中。

 

六人都是老相识,

三年之前称同志。

只因暴动遭惨败,

七零八落才分开。

 

犹如风筝断了线,

三年日子路漫漫。

孤掌难鸣苦支撑,

党又送来指路灯。

 

冯李二人指示传,

人人脸上笑开颜。

从此前进有方向,

发动抗日建武装。

 

会议开完刚要散,

应山摆手叫且慢:

“我有表弟刘满仓,

要和大家见个面。”

 

屋外走进人一个,

白布裹胸挎胳膊。

脸色苍白眼无神,

未曾说话先哆嗦。

 

 “表弟开间小字号,

梅花镇上卖火烧。

赶上鬼子大屠杀,

死人坑里把命逃。

梅花血流成河尸成山,

他亲身经历亲眼瞧。

今日大家都在此,

让他跟咱校一校(栾城方言:说一说)”

 

满仓坐下直犯傻,

望着房顶说害怕:

 

“惨、惨、惨,实在惨,

至今黑夜怕合眼。

想起那时直犯呕,

一日三餐难下咽。”

 

上月今天也初八,

六九一团到梅花(东北军五十三军)。

团长姓吕名正操,

准备抗日修战壕。

 

百姓听说很兴奋,

纷纷做饭把水烧。

 

天到傍晚近黄昏,

果然来了日本人。

双方接火打起来,

枪声时慢有时紧。

 

连续一夜没有停,

打死鬼子几百名。

 

鬼子后续援兵到,

吕团独力难支撑。

街上士兵乱喊话,

招呼百姓逃性命。

 

喊毕撤出东城门,

转移晋县小樵村。

 

老乡或有跟着跑,

或有睡觉没听着。

也有听见不当事,

捏个大胆没有逃。

 

待到天亮枪声稀,

我到街上探消息。

开开街门将人问,

邻里都说没关系。

 

接着回家去睡觉,

又听门外乱唧唧。

 

俺家门闩被撞开,

进来俩兵穿黄衣。

指指画画把我捆,

逼着全家往村西。

 

出门一看傻了眼,

街上捆绑皆邻居。

前前后后联成串,

就我单绑算便宜。

 

黄衣鬼子端长枪,

八格呀鲁骂不息。

我想这下玩了完,

放慢脚步向后蹊。

 

咋料当即一刀背,

砸我头破血淋漓。

无奈只好跟着走,

直到被逼跪在地。

 

偷眼再瞅身两边,

跪满乡亲和邻里。

 

身后一人名福恒,

慢慢凑近说悄语:

“鬼子拿咱要出气,

要保性命可不易。”

 

话音未落敌又至,

后脑勺上挨脚踢。

鬼子皮靴硬又重,

差点要了我的命。

 

一直跪到日西歪,

出来鬼子三四百。

指手画脚让起立,

强迫大家站整齐。

 

一天没有吃和喝,

腿麻腰酸腹中饥。

哆哆嗦嗦直打晃,

大多乡亲又挨踢。

 

这样过了多半晌,

鬼子押着再往西。

 

走到辘轳把儿水坑,

刺刀逼人跳坑里。

同时拿枪练瞄准,

隔长不短搞射击。

 

最后架起机关枪,

疯狂扫射不客气。

很多乡亲被打死,

坑里污水成红漆。

 

我想怎么也是死,

不如趁早跳进去!

一头扎进污水坑,

心存侥幸大憋气。

偶尔喝口腥血水,

半吐半咽苟喘息。

 

直到枪声不再响,

我才睁眼看仔细:

满坑死尸绝人寰,

千奇百怪甚凄厉。

 

西邻福恒头开花,

脑浆溅进我嘴里。

一阵恶心大口呕,

眼前一黑又晕去。

 

醒来不知几更天,

脑袋夹在死尸间。

两手使劲向前扒,

右臂早已难动弹。

 

为了活命强挣扎,

爬出大坑回到家。

 

左邻右舍不见人,

只有余烬黑森森。

 

我虽活命全家亡,

全村十不剩一人。

大小被杀一千五,

四十多户遭绝门。

 

满仓说完不成泣,

又是一次昏倒地。

 

大家闻听怒火燃,

个个握拳瞪大眼:

血性男儿立天地,

不能这样坐待毙!

大家回去分头干,

组建武装早备战。

 

欲知后事,请看《鱼水喋血之歼灭护家团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